首页 > 吐槽 > 正文

打开

柱子

汉服是“出圈”。

不管你是否理解,这是不争的事实。

第三方数据分析机构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汉服粉丝达356.10000人,中国汉服粉丝数量连续四年保持70%以上的高增长从2016年到2019年。2020年8月,天猫服饰等机构发布的数据显示,汉服市场在过去三年经历了爆发式增长。2019年,汉服在淘宝平台的交易额首次突破20亿元。

随着国家层面对传统文化发展的鼓励,年轻人对个性化消费观念和身份的追求,以及新媒体平台的推广,汉服文化和汉服产业的发展正在加速。尤其是在汉服行业,配饰、租赁、摄影等周边服务也带动了发展,实现了全产业链的整合。

谁在打造汉服品牌,他们的发展故事是怎样的,这个市场从小众到出圈又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

2021年1月1日起,封面新闻将正式推出“全国潮人新时尚服饰”系列策划报道,走近汉服行业的品牌创业故事。

封面记者 杨晨 邱晶晶 受访者供图

如果在互联网搜索栏输入“婷月小猪”,点击回车键,还可以找到很多关于2018年左右的关于婷月的报道或文章。当时,她已经是知名汉服品牌的创始人,而贴在她头上的标签还承载了许多互联网时代最抢眼的元素:“辞去‘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工作,创业送饭”、“1990年代出生的漂亮留学生” 、“穿汉服出国街头”等,有人称她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活名片’”。

在“折腾”留学的岁月里,她用汉服开辟了自己的商业版图,也为中国文化的宣传打开了一扇窗。但她从不满足于现状,她将品牌“带回”了国内。从“零”开始,她用五颜六色的衣服变成了一个梦想。

央视关于听月的报道截图

海外

汉服为媒体开启中华文化大秀

时至今日,放弃一份稳定的高薪工作,选择自己创业,依然是婷月接受媒体采访时无法回避的话题。做出这样的决定,婷月觉得自己“折腾得太多了”。扩大她在澳大利亚的留学经历似乎印证了这一点:她曾做过酒店服务员,也曾晋升为管理人员。她还客串过演员,当过模特和教书。白天除了上课,还要去不同的工作单位出差,晚上还要加班做功课。

因为汉服剧情,2016年4月26日,这个来自四川泸州的姑娘在悉尼创立了自己的汉服品牌“听月小猪”。但只有500澳币的启动资金,她一开始只靠自己卖中饼,逐渐积累起来。“糕点的配方是在网上学习的,然后改进,收到订单后,就会送到汉服街上。”

一时间,悉尼的大街小巷,一个穿着汉服跑来跑去的中国姑娘,点亮了一道独特的风景。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这家店就名声大噪,有时一天的订单总额就达到了 5000 美元。

“我逐渐觉得自己已经超负荷了,但雇用更多的人来做这件事,我并不是很放心。” 同时,婷月也意识到,做外卖蛋糕并不是长久之计。“主要目的是做汉服文创,只有通过活动才能营销。”

举办一场“寻找汉服大使”的念头开始在婷月心中酝酿。做好计划后,她开始招人。“最头疼的就是得到赞助,有时候一天要跑十几家公司,经常有人被踢出去。” 但让婷月没想到的是,活动启动后,就收到了1000多份报名表。,都来自热爱中国文化的海外同胞。

活动持续了半年。前期,婷月基本都是自己买单。好在结果令人满意:最后的舞台让“汉服”这个词一夜之间在悉尼流行起来。“决赛在悉尼市政厅举行,没想到当时来凑热闹的人很多,市政厅被水包围,出动警察维持秩序,如果要进入内场,很难买到票。”

婷月表示,最后的舞台不仅仅是走秀,更像是一场报告表演,集剧情、音乐和各种才艺表演于一体。汉服只是一个载体。

以汉服为媒介,一场中国文化大秀在异国拉开帷幕。

红屋系列元春

回家

一件一件做你想做的汉服

继首届“寻找汉服大使”成功后,2017年,听悦在悉尼开设了全球首家汉服主题客厅。博物馆分为两层。一楼可以喝茶,吃点心,学习古典乐器。二楼是古色古香的照相馆。每周,生活馆还会给十个名额免费参与馆内的公益活动,包括学习汉服文化和传统礼仪等。

婷月笑说,她几年前“玩”过国内流行的汉服体验馆。

在悉尼,“汉服”已经成为听悦的代名词。不少当地人前来参观,也有媒体采访。在当地媒体的采访中,制作方不仅提供了让人捧腹大笑的中文翻译,还剪辑了很多他们眼中的中国服装素材。听月感叹汉服这次“出圈”了。

“但悉尼这么小,市场很快就会饱和。” 更让婷月烦恼的是明制汉服,货源普遍来自中国,身居海外,无法掌控汉服的打版面料,所以她决定投资国家未来的发展。. “我选择自己开始制作汉服,因为我觉得市面上的那些已经不能满足我的要求了。”

史祥云明代汉服

国内发展的迅猛发展给她带来了信心。2018年年中,听月前往长三角、珠三角主要城市,了解汉服供应商市场。有时,她一天走遍三个城市,在大大小小的染厂、布厂和纺织厂之间来回穿梭。

2019年,在海外成长起来的汉服品牌“听悦小筑”在中国开设了第一家网店,工作室落地成都。对于婷月来说,虽然成都不是她出生长大的地方,但她还是有一种亲切感。“而且文化和创业氛围都很友好。”

生产出来的每一件衣服,婷月都会亲自检查。“我也会参与初稿的设计,样品出来后,我会挂一个月,团队会反复检查,然后发货。” 工作室里,已经堆满了两三百个“闲置”的样本。他们都被她“杀死”了。

“外人总以为汉服做起来很容易,剪布就行了。但实际上,我们需要经过挑丝、织布、染色、织布、打版等过程,每一步都非常麻烦。” 一件服装的工期基本在3-6个月,其中织造是最耗时的。“织一条裙子大约需要六米布,一件衣服7.需要5米布。如果我们订购100套,我们将要在机器上走近8000米,考虑到考虑到容错性。每天机织米数是有限的,做一批后要两个月再去质检。”

“梦”红楼

金陵十二钗在进贡与创新平衡中的“诠释”

2021年初,在杭州举办的华商九州秀上,伴随着红楼梦中的经典歌曲《燃烧的花》、《元春》、《宝钗》、《黛玉》等人翩翩起舞。风。每个模特的妆容和衣着都很精致。表情和姿势更是诠释得淋漓尽致,尤其是《黛玉》两愁,动作如柳扶风。

在“听月小猪”带来的这组红楼秀中,展示的服装是“听月小猪”最新出品的红楼系列。

听悦团队领衔的红屋系列服装

“在筹备期间,我们还通过多种方式联系了王立平先生,并获得了他的授权,将《葬花歌》作为我们的走秀歌曲。” 对于婷月这个认真的“红粉”来说,第87版《红楼梦》电视剧是她心中的经典。红楼系列大部分服装都是以原作为主,而妆容则是向第87版红楼致敬。

在红楼系列的妆容和首饰方面,婷月特意邀请了杨淑云的弟子一起完成部分设计和制作。云春的顶脸听月在87版红楼1:1还原的基础上,还做了一些视觉上的创新。在服装方面,她更多地根据自己对红楼梦的理解进行设计,为不同的角色融入不同的特点。

“其实仔细看了原著,黛玉是个‘活泼’的角色,喜欢穿鲜艳的衣服,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多愁善感’。” 婷月在给黛玉做戏服的时候,又整理了一下人物。性格特征后,决定以翡翠色为主色,与翡翠手镯的颜色相近。因为染厂在苏州,我们不得不跨地方交流。布料染了很多次,来回发了很多次,看看效果。婷月笑称,为了这个“林黛玉”,顺丰快递花了两千多运费。

关于红楼梦的风格一直存在“争议”。按照婷月自己的理解,设计上还是偏向明系的。“书上提到了宁荣二祖的画像,‘蟒蛇腰玉’,这是明朝一位高官的装束,从这个细节就可以看出故事的来龙去脉。可能发生在明朝的背景下。”

但婷月表示,《红楼梦》是一部平行历史的小说,也给创作者更多的理解和创新空间。“史祥云在服装设计上,选择了明制的圆领大胸短袄,加了一条借鉴苗族风格的团纹腰链,以及一条清代的马面裙。 "

又如凤冠霞北的元春,衣服颜色改成了与整体风格“契合”的鲜红色。图案采用石榴花,象征“多子多福”。

游丰来一鸣汉服

红楼系列一出,婷月就在粉丝群中表示,希望大家不要用严格的标准去要求。“原著本身并不完全清楚,我也是在原著的基础上进行了合理的创新,没有完全遵守显式的制度,也没有乱玩。”

如今,金陵十二簪已制成九簪,深受好评。央视节目组做红楼题材内容的时候,也会联系婷月借衣服。

除了完成红楼系列,婷月计划在今年完成一部中国“恶”系列,涉及西游记和山海经,力争在2021年底的华商九州秀上亮相。

对话

封面新闻:你如何理解汉服的“创新”?

听月:我们做汉服,其实是在展示原始的服装文化的基础上。当然,不能和研究历史、还原历史相提并论,即每一针都要还原,我们或多或少会增加现代工艺和美学。但非常直接和过度的创新可能会产生误导。对我来说,我希望能够有所作为。比如在店里,如果基本没有汉服,我们会标注清楚。未来我其实想做更深入的创新,但会脱离“汉服”的概念,只是汉风或者民族时尚。

封面新闻:你觉得汉服是“小众流行”吗?

听月:汉服只会是小众领域的爱好,还是有自己的特殊属性的。

我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民族服饰文化蓬勃发展,汉服文化只是其中之一。而且,汉服是一种具有社会属性的服饰明制汉服,就像一件衣服一样,属于精神文化消费。目前,除同志聚会、大型聚会等特殊场合外,或出差时,在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中可能不方便穿着汉服。在一定程度上,汉服不会大面积普及,也不是必需品。

然而,汉服所蕴含和衍生的中国传统文化有着广阔的大众市场。

封面新闻:那么你怎么看汉服的“圈子”?

婷月:我不太喜欢“圈”这个词。我喜欢汉服。说白了,就是穿衣自由的问题。汉服只是一件衣服。可能是因为比较小,所以我们比较重视这样一个群体。但它让这个“圈子”似乎有很多标签、规则和标准,或者说似乎高高在上。

我承认,在汉服爱好者中,也有一些汉服“警察”刻意区分甚至严厉,给人留下一些负面印象。但我要强调的是,90%的汉服爱好者都非常宽容,可以拥抱创新。

封面新闻:您如何理解和定义您的工作?

听月:我是商人,汉服爱好者。我肯定想通过做汉服来赚钱,但我赚钱是正确的。我们的汉服是精心制作的,但不是高档产品,也不是暴利。在满足所有人的同时,它也应该是负担得起的。当然,我不提倡自费入不敷出。

说白了,还是那句话。对于消费者来说,汉服本质上就是一件衣服。只是我们做汉服,希望通过对服装的考证和制作,起到文化普及和推广的作用。如果消费者可以通过汉服了解文化,或者唤起他们对传统文化的好奇,那就更好了。

现在“听月小猪”也开通了抖音官方账号。我们将发布一些有趣或温暖的视频,让汉服文化更加接地气。未来,我们还计划跳出“汉服”,做其他文创联名产品,让文化载体更加多元化。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