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吐槽 > 正文

“汉服不是一蹴而就的,但是穿床单的人长大了”,当被问及为什么喜欢穿汉服时,一些爱好者说。

据天猫《2018汉服消费群体报告》显示,2018年购买汉服的人数比上年增长了92%。

汉服,汉族传统服饰的总称,一直到明末清初,一直在不断发展和完善。今天,它在年轻人的生活中占据了意想不到的位置。

汉服也成了新潮流?

26岁的教育科研从业者娄瑛,进入汉服圈才一年多,日常穿衣却被汉服完全占据,几乎看不到她穿“立体” 平日里普通人穿的衣服。打开她的衣橱,全是各种汉服。她觉得金贵的汉服洗完后会叠得整整齐齐,重新装进袋子里。

如今,娄影已经购买了20多套汉服。娄影在淘宝店铺调出会员等级,显示在这家店铺完成了16笔交易订单,共消费7404.74元。“汉服圈的有钱人太多了,以我的消费水平,买的汉服基本都是平价或者中档的,我买过最贵的一套,一千多元。但是一千多件汉服只是普通的中档服装。”

新人开淘宝汉服店_汉服上新_新中装汉服

娄影认识的朋友中,花几千块钱买一件绝版衣服的人不计其数。21岁却“入坑”4年多的赖赖,就是这样一个汉服圈的“大佬”人物。来来不再满足于买汉服当日常穿着。“现在只要听说有即将绝版的汉服,或者比较有名的店家新开的,喜欢就毫不犹豫的买下。光是今年,我就买了十五套汉服,我的收藏已经绝版了。汉服已经有三十、四十件了。” 她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最贵的一套汉服在7000到8000元左右。

娄影位于汉服浪潮的中心城市成都。天猫《2018汉服消费群体报告》显示,成都在购买汉服最多的10个城市中排名第一。走在这里的汉服,路上她不会受到太多异样的目光。

一些汉服爱好者对她不太满意。

陈九生今年16岁,现在拥有五套汉服。虽然第一套汉服是她的家人以牺牲家人为代价选择的,但过程并不容易。起初,她的家人不建议她穿出去,认为它不适合在街上穿着。陈九生给家人发了很多微信。她说:汉服不是古装,也不是唐装,也不是奇装异服,而是一种文化。当家人说汉服是“冒牌货”时,陈九生非常生气。她希望她的家人能接受这种文化。就算她不喜欢,她也不喜欢衣服本身,不是这种行为。清明节后不久,她和妈妈上街玩耍,结识了许多汉服同胞。

汉服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毕业照、旅拍、写真等作品中,甚至走进日常生活。

汉服也成为硬通货?

汉服上新_新中装汉服_新人开淘宝汉服店

淘宝店“清如许”的店主小孙曾是一名摄影师,为顾客拍过很多汉服的照片。他发现很多汉服都太贵了,于是开始买布做衣服,成为了廉价汉服卖家。

小孙的感受并非偶然。虽然100-300元之间的汉服选择很多,但汉服的“高端消费”并不鲜见。

淘宝店铺“锦瑟衣装”的“九霄补天阁”全套汉服3960元购买,客服称为保证质量,本店不接受加急订单,工期为一套衣服是120天(工期不包括节假日)。

在汉服交易平台明华堂官网上,一套汉服可高达一万多元,而且付款后也不一定能买到。

官网宣布,截至今年7月19日,工期已排至2020年12月末,更多门店有限量标识。

此前,道鼎汉服元素生活设置限量版“鸭蛋绿”道袍即将上架,引发网友批评:汉服也饿了营销?

新人开淘宝汉服店_新中装汉服_汉服上新

如此高的价格和漫长的工期,并不代表最完美的质量保证。去年,明华堂的汉服做工频频被报道“翻车”。在2018年12月29日上传的视频中汉服上新,B站主播“十音诗音”提到,他在明华堂以5450元购买的香风云肩编织金色短外套和枣红狮子玩球马面,等了10个月才拿到,结果发现衣服有“炸褶”的做工问题。

在汉服的高端品牌中,出现问题的不仅仅是明华堂。今年年初,“彩云集传统服饰”爆料称,“汉科丝绸之路”在2014年前后抄袭了仿儒府。但随后,蔡云集又被曝出出现了遍地擦金底的现象。地面。

道鼎汉服元素生活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网记者,汉服生产一般有三种形式:一种是按押金预定;二是提前预估行情,准备小批量现货;三是全部现货出售。道教是以第二种方式修行的。

这也是很多汉服爱好者的选择。等待的时间不会太长,可以先看看买家秀,再考虑是不是真的喜欢。

“鸭蛋青是在我们预估市场、提前确定大概数量、提前安排好生产计划后,限量销售的。一个新款式需要很多时间,并不代表买家做了一个“定金。我们收集数据后可以立即开始生产。根据销量,我们去定制面料,定位印花,裁剪,绣花,制作等,每个步骤都需要大量时间。”

虽然道鼎汉服元素生活的掌柜道鼎解释了一下,但还是有网友不买账。该店于今年7月16日发了一条微博,解释新款鸭蛋绿袍限量版,并决定如果微博转发量超过1000条,鸭蛋绿袍就不再限量发售。

汉服上新_新中装汉服_新人开淘宝汉服店

在二手交易平台闲鱼上,卖汉服的人不在少数。“退出”“绝版”字样随处可见,甚至有商家提出“打包货”的进货方式。也就是说,如果你想买一件衣服,你需要购买其他非卖品。如果前者是一千元,后者的总价可能达到六七百元。

山货和正品都有粉丝

赵琼因为汉服开了个玩笑。为了拍照,她在淘宝上找了一家销量高、价格低的店铺,拍了一张汉服。穿好衣服后,拍照发到社交网站,才发现这件汉服是“山货”。

此后,赵琼更加注重汉服与文化的匹配度。她发现,在百度汉服贴吧里汉服上新,人们经常开心地上传穿着自己喜欢的汉服的照片,却被网友批评为山货。

在某些领域,是否愿意花更多的钱购买正品,是检验一个人是否“真爱”的法宝。但对于一些汉服爱好者来说,山货和正品似乎并不是评价喜爱程度的最高标准。

娄影的第一件汉服只要198元。虽然与一些充分尊重传统文化的汉服相比,这件衣服被改良得更加日常,而不是绝对“正宗”,但这件衣服却为她打开了通往汉服新世界的大门。虽然她也知道汉服的存在,之前也见过有人穿,但真正穿上汉服之后,她就开始主动学习各种与汉服相关的知识。

新中装汉服_汉服上新_新人开淘宝汉服店

“要知道汉服通常不是指汉代服饰,而是指汉族的传统服饰,包括从黄帝服、称霸天下到明末清初的朝代。清代,其中汉唐为主流;接触汝裙、衬衫裙、背子、宋裤、明制袄裙、马面裙……各种款式。” 娄影说,看到这几年汉服越来越流行,她打心底里高兴。

“女性汉服粉丝消费汉服大多是出于对汉服古典美学的追求,而男性汉服粉丝会受到更多因素的影响,包括电视剧、游戏、小说等,但男性汉服粉丝追求更多的是对传统的回溯。 " 西南交通大学的王新燕在《探索汉服与汉服迷的象征传递》中写道。

说到山货和正品,娄影可以说一整夜。山货有的做工粗糙,有的为高仿。并非所有消费者都能分辨出哪一款是正品。而随着大家抵制山货、支持正品店,正品店的价格越来越高,一些商家也越来越粗心。

“用心设计,用脚做汉服。” 娄影说,一些商家为了拉动销量,会用窗帘等面料制作服装。虽然这是真的,但那又怎样?

陈九生则另有看法。她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穿山甲有一个专有名词:pangolins。“贪便宜是人的天性,但我不认同穿山甲的行为。”

(文中年轻消费者均为化名)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