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吐槽 > 正文

汉服运动的前几年,还在上高中的时候,我只上网上动漫论坛,下线时不关心时事。——真是搞错了,我就是想看看“人文社科”上有哪些帖子,一眼就看到了汉服,大概这就是缘分吧。然后,我也想,“复兴是为了什么?” 然后,我花了一周时间阅读精品帖子。那么,虽然我也遇到过伤心难过的事情,但至今我并没有违背自己当初誓言的打算,也不会背叛汉服运动。

那是2005年底,汉服运动已经持续了两年,而网络上关于汉服的争论也持续了四年。

然而,当时的汉服依然可以用荒凉来形容。

来来回回的只有几个ID和IP,这么多套汉服就在全国范围内借来借去。一天有近1000个帖子(包括回复),这是一个值得庆祝的进步。一整天,我都要面对各种媒体,以及各种来路不明的人,去质疑和制造麻烦。不管是正面报道还是中性报道,哪怕是负面报道,十天半月也无人问津。

当时的汉服,即使经过两年的宣传,依然没有受到关注,舆论也不站在这一边。穿汉服上街玩的报道被恶意PS改成“裹尸布上街”,举办了怎样的活动,媒体给予片面负面评价。不知不觉中,专栏作家、时事评论员、论坛红人、马甲党都开心地跳了起来,就像韭菜一样,吃完一批后,立马在风中长出了一批。而这个艰难的时期一直持续到08、09。

虽然支持我们的记者和自由撰稿人也很少,但没有其他人的专栏那么响亮,著名的报纸脸都宽了。但即便如此,他们还是选择站在我们这边,赢得了在传统媒体上为我们说话的权利。这些人有的自己可能是同志,有的出于对传统文化的统一支持,有的只是如实报道。但无论哪种情况,都值得感谢。谢谢你,然后,现在。

今天仍然有反对汉服的声音汉服挑战,但在那个时候,双方的实力几乎是不成比例的。这就像在游戏开始之前玩 RPG 游戏。系统只给你一个布衣和一根木棍,然后直接把你送到最后一关挑战BOSS。

就像天涯在《男人的仪式》中回到了小楼。

而我之所以写这些,一是为了延续上面的内容,二是为了告诉刚接触汉服的人,汉服运动曾经有过这样的历史。现在汉服的运动阻力已经很小了,新人可以很方便的查到汉服知识,购买汉服。而当媒体报道活动和个人新闻时,也能很快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那是因为前辈和同事们的努力和坚持。

小楼当时的背影似乎有一种无力感,但她自己却是坚定的挺直了脊梁。

而在汉服运动中,这样的中坚力量也不少。注意,我说的是汉服运动。

只是有点离题: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汉服圈”这个词在网络用语中,走到哪里就有人拖着这个词,而且充满了贬义,而这个贬义又来自另一个网络词汇——“你的圈子真乱up”,只要不喜欢一群人,就可以用这个词把自己描绘成一个谈“丑XX人”的网络男孩。这里引用我的同胞齐喵游侠的一段话——

而当你与他们针锋相对,驳斥他们的胡说八道,立即伤害他们的玻璃心时,他们会立即抛出万能的嘲讽——“你的圈子真乱”。看来她们的‘圈子’并没有乱七八糟,姐妹姐妹相爱,胸前挂着联合国和平大使勋章,圣洁如白莲花。”

心心相印,当一个人站在某个国家,某个省份,某个十岁,一个男人,一个女人等,被一张地图拍到,这个人很可能会站起来,说,“不要用一根杆子打翻船”,或“请不要在不知不觉中喷水”。但也有一些人在被地图炮击中时“心碎”,地图炮从手中释放出来的时候,更是让人肃然起敬。

当然,有些“圈子里的人”,比如影视圈、摄影圈、ACG圈的人,也不避讳这个词,因为对他们来说,这并没有错。他们确实是一群有着相同爱好和兴趣的人。一群围着圈子走到一起的人,而不是因为某种责任感而走到一起的人。责任的关键是非常重要的。有这颗心,因为爱国而走到一起的人,不圈成一个“爱国圈”。爱国,爱家人汉服挑战,爱自己的家人,爱自己的亲友,爱用筷子吃中餐,这种爱不能用爱好和兴趣两个单薄的字眼就可以忽略。长袍同胞对汉服的爱,也是这种爱。因此,汉服运动并不是一个“圈子”。但是,如果你硬要说只爱一件衣服,不能升到这么高,那请左转旁边的服装圈,时尚圈,时尚圈,服装圈,商圈,哪个圈你爱,你可以轻松,我放心,大家聚在一起就好。

汉服运动不是一个“圈子”,“你”设了一个假命题,不开心就喊出圈子,但依然是这样一个假命题。你不一定要喜欢汉服,你可以停止推广汉服,你也可以站在汉服运动的对面跳起来对抗汉服,这是你的自由,汉服运动从来都不是强迫运动,做不搞新时代头发更衣,穿的自由,进退的自由,评论的自由,当然要反驳反对汉服的观点,还有汉服同仁的自由。

但是,汉服属于汉族,永远属于汉族。你不能自己改变这个概念。如果你不是汉族,干涉汉族风俗习惯的改革是违反宪法的。如果你是汉族,除非你退休,否则你可以干净地走路。或者不管你是不是汉族,除非你能把头发剃光再换衣服,否则汉服总会出现在你的视线中。不得不说“圈子”,不好意思,可能我们的圈子有点大,有天地那么大。

而且,真正把汉服复兴当成使命而非乐趣的,都是成熟的人。成熟的人会明白,世界上坏事很多,坏人很多,无论哪个国家、哪个民族、哪个地方,都不可能做到完美。如上所引,汉服运动肯定不是白莲花,即使汉服彻底复兴后,恐怕也不会有“坏人剥夺其终身穿着汉服的权利”的法律。如果你在汉服运动中不小心遇到了不对劲的人,不小心遇到了“虫子”,然后把怒火传到了整个汉服运动上,你恨不得把它毁掉再快点,我只能说,你是未成年人,你是未成年人再见。

受不了的人,觉得地图炮是一种值得骄傲的技能,他们只想从汉服运动中获利,他们只把汉服运动当成一个娱乐场所,一种娱乐活动,而他们没有。不打算为汉服运动买单。这些人在汉服运动中,无论吸不吸,都没有任何损失,也没有从“圈子”中退却。只是走几步没搞清概念,就算在另一个“圈子”里的名气惊人,号召10万粉丝一起穿汉服,但其实只是汉服运动中的一两波小波,眨眼之间没有人注意。.

汉服是大方的,只要你是汉族,或者喜欢汉文化的人,她都是你的,你只把她当成一种审美和服饰上的爱好,就可以了。

然而,汉服运动是小气的。汉服运动只需要有能力的人。这些人永远不会称自己为“粉丝”或“圈内人”,只会称自己为复兴主义者和同志。振兴和民族复兴被视为理想。这些人为大人物和中国付出了无法估量的时间、金钱、青春和鲜血。当然,他们也是为自己做的,只是为了在汉服运动中成长、磨练和锻炼自己。他们与汉服运动有着最纯粹的忠诚关系。而这样的人是不能被压倒的,这样的人的脊椎不会因为一点点小摩擦而弯曲。这样的人知道什么叫忍辱负重。那些玻璃心随随便便破碎的人,那些喊退圈、喊黑汉服的人,他们的舆论威力还不到当年反对汉服的媒体的十分之一。那个时候,实力如此悬殊,汉服运动活下来了,汉服前辈都活下来了,那么今天发生的一些小事呢。

关掉这个问题,中国有句俗话说“万事开头难”,汉服运动必然要经历一段艰难的时期。在汉服运动中,也必然会经历各种不愉快的事情。请把“坚持”二字写在手心里,懂的话请握紧拳头。如果你不明白,就让它过去吧,这不是你的错。

而且,汉服运动已经有近十年的时间了,不是一两年,不可能“扼杀在摇篮里”。一位同事曾经打过一个比喻,汉服运动就像是推着一辆坏车。一开始是没有经验的。有四面八方努力的人,也有损人不利己的人,但到头来,车还是摇摇晃晃。被推开。然后每个人都开始修复它,把它弄乱了,但它终于被修复了。然后它又上路了,它可能又坏了,它走路时可能会遇到山体滑坡,但只要有人愿意去推修它,愿意为它铲除前面的困难,它永远不会停止。

所以,我不怕。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