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吐槽 > 正文

古代纺织工具

1 缫丝、绕线、整经机

(1)手卷车

在缫车发明之前,缫丝所用的缫丝工具一开始大概是一个简单的H型架,战国时期改进为缫丝式缫丝机(声音同架) . 缫丝是手摇缫丝车的原型,由竹子制成。秦汉以后,出现了异形手摇缫丝车。手摇缫丝车的使用在唐代相当普遍。唐诗中有许多关于缫车的记载,如卢龟蒙的诗《每缫车落于烟雨中》。到了宋代,手摇缫丝车进一步改进,出现了关于其具体形状的记载。

(2) 踏板绕线

脚踏缫丝车出现于宋代,是在手摇缫丝车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它的出现,标志着古代缫丝机的新成就。脚踏式缫丝车的劳动生产率高于手摇缫丝车,出现不久后迅速取代手摇缫丝车,成为主要的缫丝工具,也就是说,许多手摇缫丝车逐渐安装。踏板和连杆,变成了踏板绕线车。由于元代及后世文字中关于手缫车的图像和记载很少,这一过程应该不迟于元初完成。

(3)丝绸(月)

丝布是一种古老的绕线工具,在汉代《方言》中称为“楥”(玄)。《说文》中称“籆”,解释为“收丝者。或为[jiajian](jian),从角,从中间”。王震的“农书”变成了“本”,并解释说“必须穿轴,才适合使用。也是丝理的前兆。” 丝线的功能相当于现代用于缠绕丝线的线轴。

(4)网络车

缫丝车是将缫丝车上取下的丝转​​成丝的机器。分为南北缫丝车。关于网约车的记载,《方言》有“江与济之间明制汉服,网叫给”。郭璞道:“所以是迟早的事。”

(5)变形工具

整经是织前必不可少的工序之一,其作用是将线按所需的长度和宽度平行缠绕在经轴上明制汉服,从而进行筘、浆纱和织造。古代用于经纱的工具称为经架、经纱器或针床。耙式整经是古代的主要整经形式。它出现得较早,但相关的图文记载只有元朝及以后。座式整经工具最早见于娄(蜀)《耕织》。虽然上面的图文过于简单,但似乎这种翘曲工具自南宋以来就已广泛使用。

2台纺纱机

(1)主轴

将松散的纤维加捻成线,再细化加捻成纱的过程称为纺纱。我国最早用于纺纱的工具是锭子。锭子的使用方法有两种:滴旋法和自旋法。

(2)纺车

古时纺车又称车、纬轮、绥轮。除了与当地名称不同外,主要与纺车的不同用途有关。用于加捻牵伸。早期的纺车图像见于汉代。古代常见的手纺轮由木架、锭子、绳轮和把手四部分组成。

(3)踏板纺车

脚踏纺车是在手纺轮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虽与手纺轮功能相同,但在结构上有所改进。

(4)大纺车

3 织机

(1)原织机

我国古代用“手经指挂”来完成“编织之力”(《淮南子》)。后来,我们的祖先发明了原始的织布机,它具有三个主要的编织动作:开松、引纬和打纬。

(2)斜纹织机

斜纹织机是一种带有提脚装置的纺织机械。刻在汉代石刻上的斜织机是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最早的图像资料。斜纹织机上的踏板升降装置是织机发展史上一个比较重要的发明。它的出现不仅大大提高了织造效率和质量,而且对纺纱技术的进步也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例如,纺车的灵感来自于它。

(3)立式织机

织机按经面角度可分为不同机型。中国古代主要使用横织机和斜纹织机,但也出现了竖织机,但其使用远不如斜织机和横织机。经向平面垂直于地面,即形成的织物竖立起来,故又称立机。古代关于立式织机的记载并不多。现在能看到的最早记载是在敦煌遗书所包含的契约文件中。这些契约文书的年代大约在晚唐五朝之间,记载了许多笠集织物的名称和数量。从“机绁”等项目来看

(4)罗织机

由于机织物是由相互不平行的经线有规律地加捻并与纬线交织而成的,因此该织机与其他一般织机的最大区别在于其开口结构。

(5)提花

“花本”是一座将图案从图纸过渡到面料的桥梁。我国古代的花书是在上述时间开始出现的,没有记载,但可以肯定是汉代使用的,因为毫无疑问,有花楼的织布机一定要用花书. 花书有花纹花书和花楼花书两种。花纹花样书适用于经密度低、花型变化简单的花纹织物。花露花适用于经密度高、花型复杂的花纹织物。它们的制作方法基本相同,都是以图案设计图为基础。

原始社会的纺织工具(约170万年前-公元前21世纪)

早在170万年前,我国广袤肥沃的土地上就已经有古代人类活动。此后一直到公元前21世纪,在最早的奴隶国夏朝建立之前,是我国的原始社会时期。

在原始社会,人们使用的劳动工具主要是用石头制成的。这个使用石器的时代,考古学称之为“石器时代”。根据制作石器的方法不同,分为“旧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用锤击制作石器的时代被称为旧石器时代,大约在100万年前到五、6万年前。磨制石器的时代称为新石器时代,大约在五、6万年前至4000年前青铜时代开始之前。

各地出土的纺织工具

河北武安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址第一文化层出土骨锥、锥锥和牙锥110件,骨针33件,骨梭9件,角梭,网梭8件,骨梭。针4根;

在河南省临如中寨培李岗文化遗址,还出土了骨锥和骨针;

距今约7000年前,浙江河姆渡遗址出土骨锥58件、骨针15件、管状针12件,还有木纺轮、木纬刀和织造用骨纬刀。

一、骨针

1933年,中国考古学家在北京郊区房山县周口店龙谷山发现了洞穴人的居住地。这是一个生活在大约 50,000 到 100,000 年前的人类。在他们居住的山顶洞窟中,出土了一根针尖锋利、针身光滑、尾部穿孔的骨针。针长82毫米,直径3.1~3.3毫米,针眼断了。这种骨针的发现,在我国染织史上具有重要意义。说明五万年前,我们的祖先创造了原始的缝纫工具,能够为自己缝制简单的衣服。

二、纺车

事物的变化和发展都是相互影响、相互制约的。以葛根或麻皮为原料时,这些植物的皮越薄,强度越低。后来发现,撕得很细的葛根和麻皮经过揉搓后强度有所提高。因此,纺纱加捻的基本原理也在人们的劳动实践中得到了认识和应用。

为了提高捻捻效率,发明了“篆”。它巧妙地利用物体自身的重量和旋转的力量将纤维拉制并捻成纱线。与手工揉搓相比,速度更快,劳动强度更低,大大提高了纱线的产量和质量。纺纱看起来很简单,但今天它的工作方式就像纺锤一样荒谬。这种刀具是现代主轴的鼻祖。它在当时是一个先进的工具,也是一个伟大的创造。纺纱的出现给原始社会生产带来了巨大的变化,是我国纺纱技术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在长江中游的曲家岭文化中,纺织技术十分发达。那里出土的纺车不下十种。也有涂漆的,多为红褐色,少数为黑色或深褐色。构图有无缝的漩涡纹,还用直线、圆弧、印点等形成同心圆或放射线,非常漂亮。这种图案不仅是为了美观,也是为了更容易旋转和扭曲。判断方向和祈祷的功能。

在此期间,有用纺车埋葬的习俗。东北地区也是如此;凡是旋装的墓葬,均无石镞;带石镞的,不带旋箭,埋葬。纺、装多与石刀、石磨盘并存;石镞多与石斧、石凿并存。这种情况反映了当时社会上已经存在男女之间的职业分工。

四、原来的织机

在龙山文化的染织过程中,最重要的是骨梭的发现。梭子是穿线和编织的重要工具。穿梭的创造比“通过手指的手”效率高很多倍。此时发现的骨梭有两种:一种是扁平的,有的在一端打孔,有的在两端打孔;另一种是空心的,一端有一点,中间有一个洞。此外,还有几个骨锥。形式多样,有粗针型和扁孔型。这说明了生产工具的不断改进和制造技术的提高。

1972年,在江苏省吴县草鞋山新石器时代遗址,出土了3块格布。这些格布虽然粗犷,但都是纬编的,有山形和菱形的斜纹,还有罗纹。分析:是一种双经纱罗纹面料。这种罗纹织物证明,早在六、 7,000 年前,我国就有原始的织布机。

春秋战国时期(公元前770年-公元前221年)的纺织工具

公元前770年,周平王被迫迁都洛(洛)(今河南洛阳),史称东周。东周分为春秋战国。

春秋时期,诸侯国和地区的社会经济在原有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再加上铁器和牛的使用和推广,对当时的社会生产,特别是农业生产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这一时期,纺织生产已达到一定规模,诸侯以布、丝来往来,往往达十万之多。蚕桑生产遍布祖国各地,丝绸面料更加精美。陈柳湘仪的锦绣,齐鲁的薄罗万旗,精美的刺绣,都闻名全国,不仅在经济上占有重要地位,而且在工艺上也占​​有重要地位。达到了很高的水平。而且麻的种植和编织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统治阶级经常使用精美的苎麻布作为彼此的珍贵礼物。

据史记记载:齐国都临淄,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