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吐槽 > 正文

曹县汉服《圈外》笔记

曹县汉服生意演绎了创富神话——当地相关企业数以万计,数千万年轻富翁被“量产”。但背后的“困境”也显而易见——靠低端产品“轰世界”,申请几百个版权也没有用。

正文|刘青青石丹

年轻人的第一个汉服来自山东省菏泽市曹县,因为这里几乎是廉价汉服的“主阵地”。

最近突然“出圈”的“曹县汉服”,要追溯到曹县所辖乡镇。其中,大吉镇是当地最著名的汉服镇,将汉服产业辐射到周边地区,走上了与周边几个镇相同的道路。镇上家家户户都熟悉服装行业,了解汉服的生产,而且大多分布在相关产业的上下游。

走在这条从北到南贯穿汉服镇的桑湾路上,最显眼的就是各式各样的服装招牌,鲜明地告诉世界各地的旅人:这里的服装产业齐全,配套企业应有尽有.

只有一条街,可能有布排、线排、剪裁、刺绣、打版、数码印刷、绣花鞋、配饰、贴布、压痕、剪裁、扣眼、搭扣、背带、松紧带、熨烫、包装和甚至吊牌印刷厂家,以及缝纫机、绣花机、印刷机等各种设备厂,以及相关的机器配件专卖店。就连原本狭窄幽静的村巷,也整齐地竖起了方方服饰有限公司的招牌

这里的汉服基本都是网上卖的,所以服装店看起来很低调,只留下巨大的招牌和联系方式,门半开着,等着熟悉的公交车来来往往,但布店却是显示颜色。门口挂着五颜六色的布料。

当地布店老板王毅(化名)告诉商学院记者,除了大集镇,周边还有几个乡镇,包括安菜楼镇、烟店楼镇、孙老家镇、青库集镇等。他们都在发展服装业。 “这块大布衣有大小企业近2万家,很多都是做汉服的。”

有趣的是,在这样一个业内知名的大集镇,并没有“汉服基因”或“服装基础”。从服装业的起步到如今的“单火”,无一例外都超过10年。鉴于此,出现了大量从事服装生产和销售的村民,以及上下游整齐排列的服装街。

与“曹县汉服”一起,是当地的创富神话。不仅当地村民发了大财,“量产”了身家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年轻富翁,还吸引了许多外来者。继续“掘金传奇”。

“没有基础的汉服镇”

手绘 设计 汉服商家吧_汉服设计模板_汉服设计稿

这个2020年因汉服“出圈”的小镇,其实并没有“汉服基金会”。多位老板向《商学院》记者讲述了同样的故事,这就是大集镇服饰汉服神话的源头。

据报道,在大集镇走上服装行业的道路之前,第一个抓住这一趋势的人是一位从事影楼摄影的老板。 “他处理了影楼的景物和道具,发现摄影需要的服装款式变得很快,很快就被消耗掉了,慢慢地从摄影行业转向了服装行业。”

有了“吃螃蟹第一人”,第二第三人也会出现。 “跟风”越来越多了,服装行业也有了雏形。也正因为如此,当第一次提到大集镇的服装时,当地人的第一反应几乎都是“表演服装”。

在当地服装厂老板眼中,“表演服”不仅是各种舞台表演所需的表演服,也是各种活动所需的服装,如军训服、学生服、民族服、船员制服、等等,当然也包括中国古代的衣服。

此后,随着汉服文化的兴起,大集镇大大小小的厂商敏锐的神经,已经感应到了风向的变化。本来,在厂家眼中,表演服是批量销售的,“(买家)买上千套”。货源大,赚钱更容易。除了省外代理商,大吉生产的汉服几乎是一一销售。然而汉服并不能保持高额利润,汉服粉丝越来越多,汉服生意逐渐红火。

因此,汉服从当地人的表演服装中“独立”出来。

在大集镇及周边村庄,各种规模的服装企业几乎同时生产演出服和汉服,有的厂家已经专门生产汉服。王毅还指出,他的布店里大约80%的布都是用来做汉服的。

据了解,大集镇从不起眼的小镇到服装产业的突然“转型”,只是10年前的事情。汉服的流行期是2015年到2017年,《出圈》是2020年。

说起汉服的兴盛年代,既生产表演服又生产汉服的厂家王锐(化名)印象非常深刻——那是2015年《花千骨》播出的时候,用的是同样的衣服。卖得很好。

王锐指出,一开始,本土厂商做汉服的比例可能在10%左右,但后来越来越多的厂商在做汉服。大约 40% 的公司正在这样做。 “今年汉服的厂商会更多,估计可能会占到60%到70%。”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的疫情也给大吉镇带来了冲击和变化。 “疫情期间,没有商业活动,演出服的需求也直接下降。相反汉服设计稿,对汉服的需求猛增。 ,个人买家的需求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几乎都转用汉服了。”

汉服设计模板_汉服设计稿_手绘 设计 汉服商家吧

曹县汉服的“出圈”不仅仅是声望的加成。原本“无根基”“无衣业基因”的汉服为曹县带来名利,直接影响曹县经济。

据曹县政府官网数据,2020年该县电子商务“双11”期间其销售额将超过16亿元。 1.2亿元,比去年增加7000多万元。 “这是疫情以来为数不多的热门活动之一,大大提振了商家的信心。”曹县政府批示。

百万富翁的批量生产

汉服的兴起已经是大势所趋,这也成为了大集镇不想错过的好生意。

艾媒咨询《2020Q1中国汉服市场运行状况监测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汉服粉丝达到356.1万人,同比增长74.4%。 2017-2019年,中国汉服粉丝数量连续三年保持70%以上的高速增长。

随着市场基础的扩大,中国汉服行业迎来了“井喷”。 2019年中国汉服市场销售规模达到4005.2亿元,同比增长318.5%。

大吉镇无疑为汉服生意搭上了接驳车,汉服镇发财的神话一直流传至今。

王锐告诉记者,在很多报道中,“来曹县做汉服的人几乎都能发家致富”不是谎言。有时他的年收入可以达到180万元。年收入10万元以上,年收入1~2000万元的情况非常普遍。当然,更多的时候是年收入两三百万的情况。”

据报道,在2020年生意相对较好的时候,一些村长为了“省钱”,也会组织团购跑车。

王锐是大集镇六楼村一家服装厂的老板。仅在同一个村子里,熟悉王锐的百万富翁就有四五个,而且大多在30岁左右。更何况大集镇下面20多个村子的发展也不错。 “我们都不好意思说是百万富翁,这里太正常了。”王蕊站在她在村子里盖的三百万多的房子里,带着温柔的微笑。

这意味着,仅在大市场中,就可能有数以亿计的年轻富豪被“隐藏”起来。在大集镇“量产”富人的同时,周边的几个乡镇也在卖汉服。

汉服设计稿_手绘 设计 汉服商家吧_汉服设计模板

然而,一些厂商却非常低调,感叹自己做得还不够。他们还认为,每个村子都有不止一两个百万富翁,但那个富翁不是他自己。

其实,曹县的汉服虽然只是“出圈”,但实际上已经发展了几年,已经过了最火爆、最赚钱的时期。

专做男士汉服的厂家魏忠(化名)说,他主要做盔甲等男装,一年大概能赚1到200万元。虽然卖得比以前好,但利润微薄。向上。 “以前找别人买东西,一件衣服的成本价是50到80元,现在我们自己卖,只卖40元。”

不同汉服厂家的表现各不相同,但在他们眼里,每家汉服的净利润确实因为市场竞争而被“打倒”。以前一件衣服的利润可能在100多元,但现在利润可能只有四十到五十元,有时甚至达不到。

整体来看,“曹县汉服”的创富神话并没有停止,只是不再像以前那样疯狂,而是通过服饰的发展,几乎成了这个小镇的“本能”行业。

“这里的很多学生上大学的时候不用向家里要钱,自己做衣服就可以赚钱,制版、手稿、打样。打样后就可以投入生产了,再拍下来在经销商平台上卖,衣服都是在这里做的汉服设计稿,很常见的事情。”王锐补充道。

汉服+电商

大集镇的发展不仅仅是一个小镇或当地政府努力的结果。电商平台是“曹县汉服”崛起的关键。

曹县政府官网数据显示,到2020年9月,曹县淘宝乡将新增4个村,达到17个;新增淘宝村27个,达到151个,继续保持“全国第二个超大淘宝村集群”。曹县淘宝村实现全乡覆盖,是山东省第一个全村覆盖的县。乡镇覆盖。

不仅是曹县大集镇汉服产业的兴起,依托电子商务平台,全国的汉服产业也融入了电子商务产业链。

艾媒咨询报告指出,目前,汉服品牌商户主要采用开设和销售在线电子商务平台的模式获取利润。同时,76.2%的汉服消费者通过电商平台购买汉服,线上电商平台已成为汉服销售的主要渠道。

汉服设计模板_汉服设计稿_手绘 设计 汉服商家吧

在很多当地人眼里,家乡经济的发展也离不开电商平台的进入。虽然淘宝总是出现在最早的江湖繁荣故事中影楼摄影老板转行之后,但问到“淘宝先来,还是汉服先来”,得到的回答却是“淘宝先来”。

多位服装厂家老板告诉商学院记者,作坊生产的服装(包括汉服)基本都是通过网络平台销售,基本都是村里的工厂。这也导致了著名的汉服小镇,几乎变成了服装加工中心,而不是汉服购物中心。

汉服没有五彩斑斓的展示;没有行人窃窃私语选择汉服;没有热闹的讨价还价的场面,只有无数服装公司的招牌。

在服装厂里,更是单调和阴森。巨大的手术台上经常有几名工人在轰鸣的机器底下剪裁和摆弄衣服,高大的货架上密密麻麻。打包好的汉服,大大小小的包裹散落在地上,形成一两个人穿梭的“旅行”,让原本宽敞的工厂显得十分局促。

美丽的营销数据全部在线,曹县大吉镇的“财富密码”也在电商平台上。留在镇上的是一个巨大的加工厂,有着完整的产业链。

在经济上,大集镇和曹县得到了电子商务平台的支持,并取得了可观的成绩;在实际环境中,电商平台的痕迹也深深烙印在这座半青麦田半灰白色厂房的小镇上。上级。

乡村的绿色田野、灰白色的厂房、村里红蓝相间的新楼交织在一起。水泥大道上,矗立着巨大的橙色淘宝雕像,灰蒙蒙的。同时,在大吉镇,电商平台标语随处可见,与扶贫标语、黑色标语、新冠疫苗接种标语无缝融合。

淘宝村、淘宝镇,甚至以淘宝为名的酒店、超市,都见证了电商平台对当今大吉镇的影响。当地人有时甚至用“干淘宝”来指代“卖衣服”。

而这一切仍在扩建——街道上到处都是裸露的砖块在建的房屋。这些房子大多挂着“吉屋出租”的旗帜,等待新的商家加入。

混乱的“同志”

另外,在目前的汉服圈中,还有很多市场差异让厂商迷茫,让人对接下来的商机趋势不确定。

汉服设计模板_汉服设计稿_手绘 设计 汉服商家吧

早年“入坑”的汉服爱好者可可(化名)告诉商学院记者,圈子里也有很多不好的东西。

比如《黄汉党》倾向于将汉服解释为“从黄帝到明末汉族的传统服饰”,将满族乃至元朝的服饰踢出汉服范畴例如,“服装派对”是非常歧视性的,只有喜欢衣服但不喜欢汉服所承载的文化的消费者;例如,魏晋服装被称为“仙衣”,他们认为自己的造型不够精致,因此应以“仙衣”与汉服分开; “唯明派”只认明朝服饰才是真正的汉服;更激烈的是“十一派”,极度执着于形式,被诟病只认可古墓葬或文物的形式……

在柯克看来,汉服显然是他自己的一个小爱好,但是当小圈子变成大圈子时,有很多限制。

“我不敢发照片。”可可说,汉服圈很多人都很有才。比如身边有很多喜欢汉服的人,学习书法、古画、茶道、插花、刺绣等,但现在的气氛有点不舒服,“如果我穿汉服,但不梳韩妆或者妆容不是很正统,怕被骂。”

这样一个总是批评别人“穿错”的“汉服十级妈妈”,相当于汉服圈的“文化警察”。 Coco认为,“即使人们穿得不好,也可以礼貌地提出一些建议。没有必要用激烈和侮辱性的语言批评,更没有必要用非常居高临下的态度谈论人。”

因为喜欢汉服,所以有讨论,也可以因为不同的声音互相交流。但愈演愈烈的“党派”甚至让制造商感到困惑。

坚持汉服制作的严谨“文法”和想将汉元素融入日常服饰的“改良派”。他们的“战火”甚至已经“烧”进了各厂商网店的评论区。 ,曹县大集镇汉服厂家老板不知所措。

一位在山东工作了3年的四川老板告诉《商学院》记者,他在大集镇做汉服图案,设计汉服图案。在他看来,在生存问题上,他必须保持中立,不会像这些年轻人那样互相批评。

“但毕竟是做制版的。我个人比较喜欢研究各个朝代的服饰,希望能达到文化传承的目的。所以,对于融入中国元素的衣服,我还是觉得这种提升其实是商业化。,与传承中华文化的初衷有一定的区别。”他解释说。

在汉服厂的张琦(化名)看来,汉族元素与日常服饰的结合,才能有市场。如果做的衣服和古代完全一样,先穿起来不合适,也不方便。因此,改良汉服的市场一定更大。

当然,更多的本土汉服厂商持两者兼有的态度:不在乎争吵,不在乎文化。他们不明白小粉丝吵架的原因,只知道两种衣服都卖。别耽误赚钱,只要你不费心去买。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