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吐槽 > 正文

此次汉服热潮,也暴露了一直野蛮生长的汉服行业的诸多问题。撰稿|南都周刊记者闫玉涵编辑| 王卓娇

周六早上7点30分,若云坐在梳妆台前开始化妆。一个月前,她在抖音上逛了一家网红餐厅,“环境很古板。汉服有很多女孩在这里拍照,照片很漂亮,可以看表演。” 若云平时喜欢古装剧,对这样的氛围充满了好奇和期待。

汉服、表演、米其林级餐饮和沉浸式用餐体验——这家餐厅的主要卖点无疑正是迎合了当代年轻人的喜好。几乎每个元素都可以成为社交媒体中的亮点,而且更加紧密。两年的汉服热潮,让这里成为网红打卡的地方。

在网红签到处,身着汉服参加一场古老的宴会

第一排座位是观看表演的最佳位置。虽然价格高达698元/座,但还是很受欢迎,直到可以提前半个月左右预订。但面对如此高昂的价格,大部分来这里用餐的食客对食物并没有太大的期望。穿上汉服,拍照,打卡是第一位的。

为了周末能坐到第一排,若云提前一个月打电话订位。由于没有汉服,她提前做了功课:店里提供装扮造型服务,收费100元/人。云家若是住在北五环外,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达正门。早上,她早早的化妆,为了保证有足够的时间穿衣和造型,一家人不到九点就出门了。

刚到酒店三楼大堂,门口就有一个穿着汉服、头戴面纱的服务员,以“美女”“才子”的身份向若云夫妇打招呼。求安离,这种穿越感很好。”若云笑道。

做完造型,若云看了看手表,距离吃饭还有一个小时。这时,更衣室和餐厅门口排起了长队。

如此身临其境的汉服就餐体验,吸引了很多像若云这样对古文化感兴趣的顾客,却没有汉服爱好者最为热衷。

汉服破圈之后:网红、国潮,还是其他 - 第1张

小红书上关于北京这家餐厅的笔记

小璐是汉服派对的粉丝。她在小红书上扫描了这家餐厅的照片后,立即转发给她所在的那群“战友”,群里瞬间“哇”了一声。“通袍”二字来源于《诗经》中的“七月武夷,与子同袍”。在汉服圈里,大家都称对方为“通袍”。

很快,小璐就和群里另外两个同事约好了时间。他们自己带了汉服,化妆造型后就直接去吃饭了。

当晚,小璐在朋友圈晒出一张和同事的合照,得到了很多点赞,“很多人问我这是哪里,有大长辈,那种几乎不说话的人,都走了。”留言问我,问得最多的是喜欢拍照的女生。”

如今,这里已经成为汉服派对的聚集地,有的爱好者甚至专程从外地打卡。

阿拜和他的妹妹就是这种情况。他们从长沙到北京,把这家餐厅列为这次必去的地方。“我很久以前在网上看过照片和视频,看到汉服和壮枣要加钱,他们提前把全套汉服装进了行李箱,一路带到了北京。

汉服破圈之后:网红、国潮,还是其他 - 第2张

据大众点评,餐厅人均消费543元,已有6185人订位。

但没想到的是,期望越高,失望越大。“498人的饭已经不便宜了。虽然被称为米其林的菜,虽然外表不错,但是味道很一般​​,菜也很乱。我们的位置靠后,第一轮甜点已经被大家吃光了“……我们的甜点还没来,有些菜稍微凉了点。”阿白说道。

在阿白看来,这是网红店铺的又一次“雷雨”。网络上的照片和视频中的美图看起来确实很吸引人,但实际上它们是“骗人的”,“环境、菜肴甚至表演”。都是肤浅的功力,我觉得唯一的亮点就是好看,其他方面实在是不敢恭维。能够成为网红,可以说是利用了‘汉服热’的股东作风。”

汉服逐渐成为“日常”

说起“汉服热”,近几年的发展趋势几乎可以用“爆炸式加热”来形容。随着国潮文化的复兴,传统服饰也逐渐从十多年前的小众审美走向大众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身边喜欢汉服的人越来越多了,汉服也正在成为一种流行的文化潮流。

汉服破圈之后:网红、国潮,还是其他 - 第3张

2021年7月30日,ChinaJoy洛商华服新秀大赛举行,汉服走秀走秀。(图片:CFP)

如果你在路上看到汉服的年轻男女,每个人都会认为他们在拍摄特殊的照片。但如今,无论是街道、公园还是旅游景点,穿汉服的人越来越多,汉服似乎也越来越“日常”了。

汉服其实是我国汉族传统服饰的总称。《史记》认为“汉服是黄帝所制”。在考古支持时代之前,汉服应该起源于殷商时期。到了清朝后期,汉服在剃头便服的政策下几乎消失了。在那些我们通常认为是“古代”的时代,汉族人所穿的传统服饰统称为汉服。

在当下二次元和ACG文化盛行的时代,汉服“闯荡”出了一条新路。汉服不再是当初传统的小众服饰,而是成为了民族潮流的典型代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喜欢和喜爱汉服文化,汉服也逐渐融入人们的生活。

对此,作为汉服少女的一首诗,我深有体会。诗诗还记得,四五年前,她在汉服的路上行走时,经常有人问她:“她要参加漫画展cosplay吗?” 一开始,她会很认真的解释,“cosplay就是cos成某个二次元的角色,汉服是我们的传统服饰,cosplay就不一样了。” 后来问了她太多次,她也懒得再解释了。当被问到时,她只是回答“对,对,对”。

汉服破圈之后:网红、国潮,还是其他 - 第4张

2019年西塘汉服文化周

不过,近两年来,石狮已经明显感觉到,大众对汉服的接受度变高了。即便是走在路上,依旧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只不过,已经不是之前所见的异样了。“每个人都有一点。‘加油,抖音真的是少不了的。”石狮说。

石狮和汉服的缘分,似乎从小就注定了。小时候,诗诗喜欢看古装剧。《还珠》、《新白娘子传奇》、《西游记》、《小李飞刀》都是她童年的回忆。头上,”石诗笑道。当时她对剧中人物的装束充满了兴趣。石诗特别喜欢《小李飞刀》中林诗音头上的扇子,“我也买了一个檀香扇。偷偷在头发上摆姿势”。

上中学的时候,因为对传统文化和古诗词很感兴趣,同学们常称他们为“穿越古代的人”。

但真正让石诗对汉服产生兴趣的还是在下班后,“我发现很多小姐姐都穿着好看的汉服来上班”,她了解到公司有一个组织,聚集了汉服和洛丽塔洛华人社会的粉丝。

当罗汉会再次招募新成员时,她立即加入了会所。“一开始,我进汉服坑,走了一些弯路,买了一些有中国元素或者形状不对的汉服。后来在社区小姐姐的影响下汉服原创设计,我开始了解汉服的形状和品牌。”汉服。同时学了化妆,还学会了自己做发型,感觉整个人都很精致!”

每逢传统节日,俱乐部都会组织大家穿汉服参加活动。他们一起做了团扇和香包,还会组团去看传统表演,或者去网红拍照玩。现在,石狮会搭配精致的发髻和妆容,穿汉服逛街,还经常把汉服和普通时装混搭,作为日常搭配上班上班。

汉服破圈之后:网红、国潮,还是其他 - 第5张

石狮制作的扇子(受访者供图)

随着汉服圈子越来越大,圈子里也逐渐出现了“蔑视链”。一部分汉服党非常重视形式,鄙视演播室服装和形式不正确的汉服。形,简单来说,就是指汉服的风格。传统汉服有标准款式,如“身衣”制(上衣下裙缝在一起)、“上衣下衣”制(上下裙分开)、“下裙”制(内衣、短衣)等类型,有特定的切割样式。

在重视形式和制度的汉服党眼中,那些经过改造和错误塑造的汉服不能称为真正的汉服。“这事一直闹到现在”,石施说,“有人嘲笑波系党,叫他们‘墓派’。只有保守,没有创新。但大家一起抵制的是山寨,普通的汉服。”俱乐部的大型活动拒绝穿过小屋进入会场。”

石狮总觉得,喜欢汉服的人越来越多,是件好事。“当然,形式是有道理的。事实证明,如果形式合规,确实更好看,更优雅,更正统的汉服。我觉得更偏向于连衣裙。现在有些汉服经过修饰或者混搭,换上一件容易动起来的正装也很好。”

小爱好演变成大生意

不久前,素有“宇宙中心”之称的曹县在网络上掀起了一阵涂鸦热潮,当地的汉服行业也因这些口号而走红。曹县是山东省菏泽市的一个小县城。虽然以前不为人知,但大家可能没有想到,去年曹县汉服的整体销售额达到了19亿元,几乎占了我国汉服销售额的一半。

汉服的服饰体系颇为讲究。通常,汉服是以一套为基础的,而不是一套。一套汉服应该包括衣服、头饰、发型、脸饰、鞋子、配饰等,是整体的衣冠系统,这也导致汉服的价格从几百到几千不等元。价格可高达数万元。

曹县的崛起只是“汉服热”的一角。从私人订餐、汉服出租、古装写真,到沉浸式餐厅,源自“汉服热”的商家层出不穷,形成了多元化的产业链。

石诗曾粗略计算过她的汉服费用,总计约3万至4万元,但她表示,这样的支出在圈内不算太多,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克制”。不包括买汉服本身的钱,她曾经花了3200元拍了一套汉服,还花了3000元报名了中国古典舞课程,但被问到是否愿意花700元去体验身临其境的汉服餐厅,石狮毅然选择拒绝,“这笔钱够我逛两天横店了,好吧”。

汉服破圈之后:网红、国潮,还是其他 - 第6张

2020年11月,汉服少女穿行西安城墙

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中国汉服行业现状及消费者行为数据研究报告》,2015年至2020年,我国汉服市场销售规模从1.90亿增长到63.6亿元的暴涨是30多倍。

2019年汉服产业市场销售额突破45亿元,同比增长318.5%。2020年,受疫情影响,增速放缓至40.7%。根据调查数据,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今年我国汉服市场销售规模有望突破100亿元。

这一切似乎都是显而易见的。汉服早已撕下“小众”的标签,正式“出圈”。

汉服破圈之后:网红、国潮,还是其他 - 第7张

中央电视台关于曹县的报道

不久前,微博刷了一条“曹县汉服卖家说一天赚1万很容易”的新闻。据北京商报报道,在曹县一家连牌匾都没有的小店里,店主的大哥说起来,平均一天能卖四五百套汉服。如果他今天想赚5000块钱汉服原创设计,他可以赚到100%。他甚至直言,“(商业)盲目繁荣,盲目发展。盲目赚钱,钱就往这边涌。”

天眼查的统计数据还显示,截至今年1月,全国汉服及相关企业超过2970家。近两年新增数量超过1800个,增长速度惊人。

主营古装写真女装作坊成立于2003年,目前在全国拥有40多家直营店和近200家加盟店。泛女子广场虽然成立时间较早,但近几年确实火了。随着汉服的兴起,古风摄影在影楼尤为流行。

2016年,泛女子广场首次获得融资,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工作室,逐渐成长为一个经常与各大影视IP、知名制作人、游戏合作的古色古香的摄影品牌。2018年9月,潘已累计融资数亿元。然而,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泛女装广场就因为“诱导消费”的问题被客户报道上了“1818金眼”。

几乎占据半壁江山的曹县汉服,其实也有不少问题。除了与服装制作相关的材料成本、面料成本、制版成本等,原来的汉服店对于设计师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因此,许多忠实的汉服爱好者并不为曹县出产的大部分汉服买单。在他们看来,曹县的低价汉服要么材料便宜,要么就是抄袭店家的原版设计。它只能被称为“工作室装”。

汉服流行带动的“国潮”,体现了人们对传统文化的追求和认同感。然而,汉服热潮也暴露了一直疯狂增长的汉服行业的诸多问题。例如,山寨泛滥所涉及的版权问题、正规标准引发的纠纷、相关产业链的不成熟等,都是汉服发展亟需规范的问题。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