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普 > 正文

穿上汉服心情舒畅。如果让你穿着类似古人衣着的衣服走上街头,你愿意吗?最近以来,在人们的关注和议论中,越来越多穿着这样衣服的人走进了大众视野。街头议论纷纷、网上褒贬莫衷一是,著名学者和平常百姓也因这一“穿衣”问题开始了口水战,有着“汉民族的民族服饰”内涵的汉服,似乎正在以劲猛的势头拨动着眼下举国热议传统文化的敏感神经———

———汉服热现象透析

1网络联系小雁塔聚会

汉服爱好者呼唤市民关注传统文化

7月30日,农历“七夕”前一天,一群“奇装异服”的人出现在了小雁塔景区。

这些人中,男士们身着麻质宽袖长袍,虽没有折扇在手、口诵诗文韵曲,但举手投足也尽显儒雅气质;女士们则要么是桃红柳绿古代大家闺秀打扮、要么是高贵的紫色贵族常服穿着。杨柳依依,他们所到之处,裙裾飘飞,引得游客议论纷纷:“是拍电视的?”“是韩国人?”

其实,这是一些“汉服”爱好者,他们通过网络联系在小雁塔进行聚会,以宣传推广“汉服”的形式,唤醒市民对传统文化的关注,寄托对古城西安重新演绎大唐气象的期望。

10个身着汉服的人中,尽管有人戴眼镜,有人拎现代时尚手袋,还有人不时拿出手机打个电话,但都丝毫没有影响服饰本身带给穿着者的惊喜和传递给路人的愉悦感。网友何畔草穿着别人当场借给她的汉服,难掩兴奋之情。她告诉记者:“早就觉得汉服推广很有意义,可惜我没有汉服,幸好有网友多带了一套借给我,过些天我一定去做一身。”而这些网友在景区的出现,也很快成了园中一景,吸引了不少游客和他们合影。交大留学生中心的一位吕姓老师由始至终跟着这些网友,她说以后要专门请他们给留学生们展示这些“汉服”,让留学生更多了解西安和整个中国的历史文化。

活动发起人网友胡宗宝告诉记者,由于对中国传统文化和本地深厚的文化底蕴的喜爱,今年3月,他在网上建立了一个叫做“三秦汉文化交流群”的空间,和众多网上共同爱好者一起交流经验并积极推广他们身上所穿的被叫做“汉服”的服装。很快,国内其他很多地方,甚至是澳洲、新加坡的朋友都参与了进来。7月23日,他和其他7个人第一次穿着汉服走上街头,徜徉在大雁塔广场的仿古建筑间,让古城市民大饱了老祖先华美衣衫的眼福。而这次小雁塔的聚会则是第二次,这次活动主要是想把大家召集起来讨论如何把网上松散联络变成实实在在的组织,让更多人了解和喜欢汉服。网友们还拟定成立一个陕西汉服协会,先吸收本地一些汉服爱好者,以彰显陕西本土的风格,让大家穿着汉服度过春节、婚礼这种隆重的日子。

“我们现在还在排演一个叫《寒窑》的汉服剧,中秋节的时候,我们还要搞祭月活动。”在胡宗宝眼中汉服推广是可以让他去奋斗的文化产业。

2一石激浪全国劲涌汉服潮

据了解,2003年11月21日,郑州网友壮志凌云(网名),作为当代中国第一人穿上汉服上街;2004年11月12日,天津网友天涯在小楼(网名)身穿汉服祭祀孔子,汉服由此引起人们的关注;今年2月,八名大学生在合肥身穿汉服祭祀包公,不久,杭州、武汉、上海、北京等城市在春节期间纷纷掀起了穿汉服的热潮。5月28日下午,“上海苏州河城市龙舟邀请赛”上,一些青年人穿着以交领右衽、宽袖博带为主要特点的汉服,引来一片关注;同日,北京紫竹院湖边水榭旁,20余名大学生面朝南方,临水吟诗吊祭屈原,进行了一场“穿汉服、过端午”的活动。与此同时,一套被赞赏者称为“融合汉服洒脱飘逸特色”的“中国式学位服”也被设计出来,更有人倡议以此取代传统的西式学位服……

而眼前刚过去的七夕,全国各地涌现了众多身着汉服见证爱情的年轻男女,在以这种方式寄托复兴中国传统文化的理想的同时,穿着汉服似乎也在隐约间成为了一种时尚。

在西安,孙黎和她的“汉服迷”们也以同样方式寄托这一愿望。

胡宗宝提及穿着汉服的意义,眉眼中就会显出激动之情。他说,汉服是传统文化的一个显著符号,穿汉服绝不是复古,它是为复兴民族传统的服饰,他非常希望能通过这种活动重建民族自尊、复兴华夏文化。

或许是因了20年潜心研究带来的沉静,孙黎用很平和的语气说:“我们必须先弄清‘汉服’的概念。它绝不是某个民族为了表现自己有多强的载体,而是一种文化认同的象征。”作为西安本地的一名文物工作者,她对西安推广汉服的必要性尤其作了强调。她认为,西安作为盛世古都应该力推唐代盛装,以唐代的礼服和华服作为传统节日的专门衣着,一方面可以此作为西安特征,使本来就刻有盛唐历史烙印的城市在重新演绎这段历史时更加名副其实,另一方面,作为直观感性的印象,有衣物传达出的讯息能更好增强西安人和陕西人的文化认同。

采访中,不管是胡宗宝等粉丝级“汉服迷”,还是孙黎这样有深厚历史及服饰知识底蕴的专业人士,他们都有一个愿望,即能在春节、元宵、端午、中秋等传统佳节和结婚等重大场合穿着汉服,并逐渐以汉服作为正式场合的礼服。而承担这样职责的汉服也最好具有能展现大国气象和盛世繁华的特征。

3“公”“婆”各说 意见纷纭甚嚣尘上

这种行为引起人们驻足观望的同时,也带来了思考与争议,更多的人在思索:汉服到底能否承受传承传统文化的重任?

网友主动向游客宣讲汉服,但有游客对汉服的推广提出异议,有人认为不实用,有人说是不合潮流。网友城之霜向记者表示,通过网络了解,身边越来越多的人能接受、喜爱汉服。今天他的一个朋友就穿汉服去参加着别人的婚礼。网名为“文君相如”的女士则说,她在日常生活中经常穿汉服,她这次来参加活动的路上都始终穿着汉服。

而关于汉服的争论从网友在网上开始“复兴汉服计划”时汉服热现象,就从未停息过。不少人对于“复兴汉服”怀有疑问和异议,这里面还有不少的专家学者。有人说“穿汉服是复古”;有人表示“汉服还没有发展出适合现代礼仪的品种”;有人严厉地批评“穿汉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有人温和地指出“汉服不能代表中国文化,旗袍、马褂、中山装才代表中国”。而支持汉服者也就“汉服到底是日常穿,还是节日穿,应该盛装贵族化,还是平民化”争论不休。

最早在网上开展“推广汉服计划”的汉网新闻发言人李敏辉认为:“复兴和复古的区别在于,复兴是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而复古只有承前和继往,并没有传承的概念,我们要做的是把消失了的民族历史文化遗产捡起来,并且把它发扬下去,找回汉民族的主体性。汉服不是复封建制度的古,也不是社会时尚复古风潮。它是为今天现代中国汉族群众而复兴的民族服饰,它将拥有和我国其他55个少数民族服饰相同的地位。汉服并非作为日常服装,而是在不同礼仪、文化、节日场合穿着。”李敏辉觉得服装是一种很直观的东西,贴近每个人的生活,以汉服为切入点最能聚拢人气,而服装又是最能体现民族精神和文化历史价值的,是最容易被网友接受的。

记者在网上查询到有关“汉服”的字样有45000多条,在新浪网开展的支持汉服的调查中,80%以上的网友认同汉服。在许多网站上都开设汉服专区。甚至有设计师根据网友的建议向北京奥组委提交了“在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上,中国运动员身着汉服入场”的预案。

汉服推广不仅仅是一种服饰的流行汉服热现象,汉服推广的大热,有其深远的社会意义和文化背景,汉服推广者像胡宗宝一样认为,汉服是传统文化的一个显著符号,他们希望通过这种活动重建民族自尊、复兴华夏文化。

4孙黎沉醉汉服不觉醒

黛眉,朱唇,发髻,盛唐霓衫……在制作和评判中国古代历朝服饰与化妆风格时,人过中年的孙黎显得异常敏锐。这种敏锐像足了时下年轻时尚的女子挑选心仪爱物的那种惊喜和犀利,嘴角带着不易觉察的高兴,眼睛里却是容不得半点瑕疵的苛刻。

孙黎是一名文物工作者,20年来,她始终痴迷于历代服饰的研究、设计和制作。7月30日古城“汉服迷”们的聚会,她是组织者之一。

她告诉记者,自己从小和姥姥学做衣服,长大后学习民俗学,再从事文物和博物馆的工作,“喜欢研究、设计和制作古代历朝服饰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从1985年开始,孙黎有意识地根据史料文字记载和图画、雕塑来进行绘图,也是从那时起,她大胆决定,要把古代的衣服“基本按照原貌”做出来。绢布甲、舞服、供养人盛装、至善宫女装……目前,仅能叫出名字的,孙黎已经完整做出的400多套古代服装中,有70多套是唐代服装,同时,她还根据史料记载做了30多个古代人物头部模型,从发型、头饰到眉毛、嘴唇等细微的化妆,她都要求制作尽力遵从原貌。

采访中,一直给人谦和、温文尔雅之感的孙黎告诉记者,她很自信自己是全国惟一一个同时进行古代服饰研究、设计和制作三个工作的人,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要求自己每件衣物每个饰品,甚至是衣服上每个细小的花纹,都必须有据可查。“我不是设计师,我不能将我的意思强加给我们引以为自豪的汉服。”她说。

孙黎也坦言,做汉服远比穿汉服来得艰难。比如自己最近完工的叫做“绢布甲”的唐代武士服,制作时主要参考昭陵出土的武士俑,根据陶俑展现的直观元素,从布料到花纹、饰品进行画图还原,最后她才从西安大街小巷的布料店、饰品店千淘万漉出合适的布料和其他东西。她说,古代的布料制作精良,现在的当然不能比拟,她只是倾尽所能,找到最能反映其直观感的现在能获得的替代品。所以,经过很多选择和比较后,她选用了一种普通的绸缎,然后根据陶俑上的花纹,自己手工刺绣出象征祥瑞的宝相花和卷草等图饰。整件衣服的完工耗时两个多月,花了四五百块钱。

然而,像绢布甲这样的汉服还不算孙黎耗时耗力最大的作品。像唐仕女服有的仅裙子就需用布12幅,若按现在尺度算至少也得十四五米,光是把这块大布做成能穿的裙子就得费很大劲,更何况还要按照原貌进行花纹、腰带、饰物等的大概相貌还原。

5“吴带当风”填充现代贫乏精神文化

对于现在涌现的汉服热,我省文化遗产研究会会长赵建文有很多话说。

赵会长说,随着朝代更迭和时间推移,我们群体性丢失了自己民族服饰记忆,同时也丢失了蕴含其中的文化生活方式和做人处世的态度与看法,以至于学音乐的很多不知道角徵宫商、也不能歌善舞,不仅没有了对仪式的敬重,更丢失了对雅俗的权衡。在现在人们衣食无忧和生活工作压力剧增的时代,人们的精神生活质量需要提高,以“吴带当风”为特征的汉服正好为人们的这种精神需求提供了平台。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年轻人提倡汉服,正是这种趋势的反映。

他还特别强调说,从章子怡穿旗袍走上国际影坛到APEC会议上各国首脑穿中国式礼服,我们在庆幸华夏民族重新进入世界视野的同时,也应该反思真正体现和承载中国传统文化和理想的载体还有多少。现在,传统节日正在被人们重视,恢复和注重传统礼仪也被关注,中国人如饥似渴地想要在文化伦理、价值观和审美观等方面规避将要面临的文化断代危险。近一年来涌现的“汉服热”就是这种思想的最直观表现。

“衣服是载体,老百姓在衣食住行中以口传身教的方式传承民族思想和生活方式;衣服也是文化认同的符号,我们现在迫切需要华夏民族的认同和归属。”赵会长说。

6什么是汉服?

记者在借鉴专家看法和各方意见后,综合如下:“汉服”不是单指汉朝一个朝代的服饰,汉朝服饰时期只是汉服历史的一个阶段,汉服具体应该是指“汉民族的民族服饰”。

公元前21世纪至公元17世纪中叶(明末清初)近四千年中,在华夏民族(汉后又称汉民族)的主要居住区,以“华夏-汉”文化为背景和主导思想,通过自然演化而形成的具有独特汉民族风貌性格,明显区别于其他民族的传统服装和装饰体系;或者说“汉民族传统服饰(汉服)”是从夏商周到明朝,在“华夏-汉”民族主体人群所穿着的服饰基础上,自然发展演变形成的具有明显独特风格的一系列服饰的总体集合。其主要特点是交领、右衽,不用扣子,而用绳带系结,给人洒脱飘逸之感,故明显有别于其他民族服饰。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