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普 > 正文

汉服运动,或者“传统文化复兴运动”已经历经十年,目前遇到的瓶颈私以为主要是缺乏一个明确的范围,从而既导致了圈外人对汉服的不理解和非议,也引发了圈内人彼此间意见的不统一

汉服运动从一开始的个别人对某件衣服的模仿探索,到现在不仅类型百花齐放,各大商家也走上了批量化生产和开发的道路。不过现在虽然经历了当初“和服”,“戏装”的误解以后,现在的汉服依然缺乏一个准确的定义。

所谓“汉服”,在同袍圈里比较公认的定义是“从

黄帝

即位到公元17世纪中叶(明末清初),在

汉族

的主要居住区,以“华夏-汉”文化为背景和主导思想,以华夏礼仪文化为中心,通过自然演化而形成的具有独特汉民族风貌性格,明显区别于其他民族的传统服装和配饰体系,”。这个定义存在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它没有明确划定汉服的范围,或者说在汉服的范围里塞进了太多的内容,以至于等于没有范围。众所周知,任何服饰都是为当时的生活服务的,也都是适应当时的生活方式的。不适应生活方式的服装,即使曾经广泛流行过汉服运动的理解,也会渐渐地从生活中消失。从黄帝即位到明亡,四五千年的时间,中国人的生活习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服装的特点也换了几茬。从上古的“衣裳”,到“曲裾”,“直裾”,“圆领袍”,“道袍”等等,每一种衣服都代表了一个时代的习俗特点,同时也只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特点。诸位应该没有看过宋人的画上有人穿着“曲裾”,或者明代有谁穿着唐制的“圆领袍”,如果真有人那么做了,那么得到的评价一定是:“古装”。汉服运动从发展至今,似乎就陷入了一个想要复原华夏五千年服饰史的怪圈里。对错姑且不论,光从可行性上来说汉服运动的理解,这就绝无可能。即便在汉服还没有断代的前提下,很多现在被纳入“汉服”范围,并且大事生产的服装其实也已经消失了百年甚至千年了。不加选择,只为标新立异,只能理解为商家一时吸引眼球的噱头,对汉服运动的规范化和制度化来说有害无利。正如同日本不会去把平安朝的衣冠当“和服”,韩国人也不会把高句丽时代的服饰当“韩服”,汉服的复兴,也不可能去复兴历朝历代所有的服饰。

除了时间轴上的不可并存以外,“汉服”的定义不仅仅是一两件特征明显的、能一眼就看出年代的服装,而是一整套完整的服饰体系。这个体系历朝历代都有,相信看过《大明衣冠图志》的各位都深有体会。资料和文物最为详实的明代服饰,我们尚且不能成体系的做出来,更何况图都没一张,只能靠几个陶俑身上的纹路推测的年代?东一榔头西一棒,在汉服运动早期资料不全条件不成熟的时候无可厚非,十年过后如果再这么浮于表面,那就得把自己推上死路了。

在汉服花样不断出新的时候,缺乏明确的界定范围,这就给了“古装“影楼装”甚至“外国服饰”浑水摸鱼的机会。类似“斗篷”这样压根就是影楼装的服装经过商家的宣传和包装,已经被相当一部分同袍接受为“汉服”了,更不要说某些商家对“和服”形制和纹样的抄袭,乃至对韩服里某些款式和配饰的直接盗用,这就实在是贻笑大方了。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