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普 > 正文

总结:文七录凤凰帝尧舜垂衣治天下,覆盖万界。 (见《易·西辞》) 华夏童年,先民以衣改正,披衣教天下。

文/齐鲁峰

黄帝尧舜垂衣统天下,覆盖万界。 (语言见“义•习词”)

在中国的童年时期,先民以衣裳矫正自己,“垂衣”教化天下,衣着整齐而有仪式感,一步步从狂野的荒野进入压抑的人文世界;人们对天地的认识以衣为基础,人是由天地所孕育,衣也以天地为基础。这是千百年来中国服装演变的精髓。

冕府收张称华,大国称夏。 (见《尚书正义》)

中国有大礼,故名夏;有服务之美,名为华。 (见《左传正义》)

对华夏的诠释或许不同,但华夏民族的大礼与美,与华夏民族的特色是分不开的。它构成了我们民族的基本特征,使中国成为古代的“服饰之国”和“礼国”。名声。从周、秦、汉、魏到隋、唐、宋、明,汉服的风格虽然富丽堂皇,但基本结构却密不可分。

【火焰点燃前的火花】

当异族征服的血迹抹去往日诗情画意的浪漫世界时,奴役服装所代表的卑微心态,也封印了我们民族开拓的勇气。对今天的人来说,大国的风姿绰约,以及剃光前潇洒帅气的出租车和轻松的衣着,已经是天壤之别。人们不假思索地把衣服和冠冕称为古装,当它们出现在生活中时,更被质疑是日​​韩服饰。隔阂的背后,是巨大的文化鸿沟。

明清时期,仍有幸存者为祖国辛勤耕耘。黄宗羲、王夫之等人,在异族面前,不忍一显身手。在肖像中,剃光头发的形象被一条围巾挡住了。黄宗羲的《神衣考》为后人所用,埋葬了最早的火,恢复了汉服,成为了今天的珍贵资料。此后,晚清革命党一再呼吁恢复我的皇冠服饰,主张复兴传统服饰。张炳麟甚至将尚存风格的和服练成汉服,号召中国人效仿。汉式学士服的做法实际上出现在民国时期。室的退位虽然扫清了汉服复兴的政治障碍,但最终因当时内外纷扰不断而搁浅。 ZG上台后,毛家提出将中山装作为汉族男装,还设计了吸收衬裙元素的汉族女装。前者因缺乏中国风而难以获得中国人的认可,后者因江青使用而被抛弃。改革开放后,人们多次提出传统汉服,但欧洲风梅雨西化却难以掀起波澜。

上述历史人物的诉求仅限于个人行为,并没有成为社会现象,所以没有列入汉服复兴史,但也反映了对什么样的服装代表自己的焦虑,可以看作是汉服复兴的前奏。

[从历史的深处跌跌撞撞]

无论有多少观点争议,无论对汉服兴起的社会背景有多么深入的探索和阐释,不可否认的是,2001年APEC会议“唐装”热对汉服产生了逆向刺激作用。汉服意识的复兴。作为中国“唐装”代表的改良版满服满服上衣迅速引起了关于什么样的服装代表中国的争论。再加上当时满布银幕的美化满族辫子戏,成为催生汉服再生的有力剂。突然间,数百年来被众多有志之士呼唤的汉服复活了,开始在指责和蔑视中跌跌撞撞地走出历史。

2002年至2003年,随着汉族论坛和汉网的建立汉服婚礼的特色,专门讨论汉服的版块首次出现在互联网上。汉服被社会呼吁转向互联网酝酿,王乐天带着汉服上街。正义之举拉开了这场社会和文化复兴运动的序幕。这一阶段,汉族民族主义摆脱了单纯的悲哀发泄,逐步构建了一套理论体系,汉服有了民族主义的烙印。因此,在早期的汉服运动中,它主要被视为民族认同的表达象征。汉服运动以汉民族主义为宗旨,被视为振兴汉族的重要途径。这种认识在扭曲的历史观背景下促进了民族意识的觉醒,但也有矫枉过正的倾向。因此,它受到了一些温和派的批评。重视文化内涵的温和派逐渐增多。他们反对民族主义的诉求,逐渐形成了新的流派——文化主义者。这所学校想从醇厚的传统精神出发,走一条复兴汉服的新路,却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即重视汉服的文化内涵,却倾向于否定汉服的民族性。在随后的时期,它形成并依附于民族主义者。站在另一边的两个派系。文化家的重要贡献是确定了传统节日习俗和传统礼仪的演变。衣着与礼仪的关系逐渐明朗。汉服的复兴已成为重塑中国礼仪习俗的一种方式。笔者注意到,汉服群中也有强调汉服美的经络。他们比民族主义者更不重视民族,文化内涵不如文化主义者重要。他们的活动主要是为了展示美丽。理论上,他们强调耳朵和眼睛的影响。认知建立与传统精神的认同。

民族、礼仪、审美三大特征是汉服的内在属性。由于客观环境,人们看到的不同方面,因此形成了一种更注重某种特征的流派。他们坚持一端讨论各自的长处,导致汉服复兴的不同路线出现。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不可避免地遇到了瓶颈。几年来复兴汉服的实践表明,简单的路线逐渐遭遇了寒潮。

重国之人,知汉夷之防,失其气,故而落右;富贵者,懂得穿衣修行,却迷失了灵魂,最后被外表蒙蔽了双眼;求美者明知衣品华丽,却失去了内在品质,所以结局几乎是一场秀。

但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正是因为不同流派的盛放,汉服的某一特点才能得到更好的发挥,深化其内涵,扩大汉服文化的内在张力,完善自我在纠纷中。如果说支流的兴盛是汉服复兴上一个阶段的标志,那么集聚支流成为中坚力量就是下一阶段的任务。

【汉服礼三义三书】

汉服是礼仪的一个分支,这是它在传统文化体系中的地位。这篇文章已经在本文开头进行了简要说明。礼仪有哪些特点?来看看礼仪大师荀子的解说:

礼三书:天地为生之本;祖先是种类的根;君是治之本。没有世界,邪恶?没有祖宗,邪恶?无君,恶治?三人死了,再无安宁。古礼,天地,尊祖,尊龙师。亦为李氏第三书。 (见“荀子•论”)

礼的三个根本:天地是变质文明之根,祖先是民族延续之根,帝王君王是社会治理之根。没有天地,文明何来改造?没有祖先,民族从何而来?没有皇帝的第一任老师的统治,社会怎么可能保持秩序?就算这三个人缺了一部分,也不会有和平的人。所以礼就是为天地服务,敬祖,敬帝师之道。这是礼仪的三个基本要素。

礼三书分别从敬天(生命之本)、礼祖(种之本)、治天下(治本之本)阐明礼的价值。事在人为,遮身,用礼。

既然汉服是礼学的一个分支,礼学三书也必须在汉服部分有所体现。

天地为生命之本,汉服之美来自于天地。人类从天地而生,人类文明也是从天地转化而来。人类的美感来自于对天地的认识。比如深衣、圆袖要守规矩、手领要守规矩、宽袖要领受天地祖宗的观念。另一个例子是宣端。玄是日出时黑红相间的颜色汉服婚礼的特色,纁是日落时黄红相间的颜色。玄为天地,寓意天旺,地德,衣裳大。礼服的庄严是世界的壮丽。例如,汉服的图案往往是某些自然物体的抽象形式,也暗示取自天地。汉服将传统文化中天人合一的精神运用到汉服上,其结构、色彩、图案均采用自然手法,凝聚成汉服之美。

先祖,以仁为本,汉服的民族性格是文化基因的传承。一个民族的延续既包括种族的繁衍,也包括文化的传承。汉服是我们民族的文化遗产。礼仪、婚礼等不仅包括礼乐教育,还延续“古装”,将社会的文化底蕴与个人的生命历程相结合。服装是人类的第二层皮肤,不同的传统服饰构成了不同的民族社区。这也是汉服重视民族的人更尊重祖先的原因。他们在活动中经常有祭祀黄帝的部分。

君为治之本,汉服礼俗能端正社会秩序。正因为汉服具有礼仪之意,与之相匹配的礼仪规范具有协调人际关系、调整社会秩序的作用。着装礼仪的关系,大部分同事都知道这个意思,就不再赘述了。

无天地,汉服之美无法转化;没有祖先,以汉服为代表的民族就无法延续;没有皇帝(指礼制),汉服的人际关系就无法实践。即便缺少这三者中的一个,汉服也难以恢复。因此,我们将汉服的内在美学、民族、礼仪、风俗三个特征称为汉服的三义。

【汉服三义视域下的文艺复兴实践】

汉服的三义是汉服的内在原理,不仅可以指导如何理解汉服(知识),还可以指导汉服复兴的实践(行动)。弘扬汉服三义,就是弘扬知行合一的精神。过去,由于人们对汉服的认识不全面,对每一端的认识有偏差,活动实践的内涵显得苍白无力。现在,基于汉服的三个含义,我们可以重新规划我们的活动思路,探索汉服的新时代。

汉服复兴的实践必须兼顾三方面,审美、民族、礼仪、风俗缺一不可。

古人非常重视制服的美感。颜色搭配要符合美貌,款式选择要符合身份,肤色和肤色要相得益彰,衣服要整洁有序,连洗澡前都要穿衣服。另一方面,现在的人们,衣着凌乱、搭配随意,有的不注意个人卫生,严重影响了汉服在大众眼中的形象。笔者认为,要改进汉服的设计制作、正装的使用场合、个人形象和气质等,着装要端庄而不浮华,普通的着装要简洁大方并且不粗俗。卒的宽袍宽袖,也侮辱君子。

汉服作为一种文化形式,具有超越国界的价值,但不能因此否定它的民族性。有的文化批评家只看到文化的一面,对汉服的民族性——华服论进行了极端的论证。如果汉服只是汉族文化服饰而不是汉族民族服饰,那么“出身阶级”就不能被陷害,汉服也就失去了它所依附的民族实体。民族不允许我们狭隘地排斥其他民族,而是要重塑民族自尊和自信,用汉服摆脱当今颓废、自卑、微不足道的民族心理,重塑大国的民族精神。因此,我们应该有正确的历史观。篡改历史美化屠宰,是对历史文化尊严的亵渎,缺乏对自尊的宽容会堕落为自虐的逆向种族主义。这些都是荒谬的论点,是卑微卑劣心态的表现。汉族在这种心态下,担不起振兴大国的使命。只有还原中国历史观的正气,坚持扬善惩恶的历史褒奖和批评,才能纠正历史认识。

礼仪风俗是汉服复兴最重要的实践途径。它是汉服复兴除思想阐释和服务制度研究之外的另一大理论范畴。其他理论家对此进行了探讨,在此不再赘述。

汉服三义分别代表汉服世界、民族传承、礼仪习俗。穿汉服的人,要因汉服之美而自尊,因民族而自尊,因礼、敬、敬、行而修身。义人先待己,义自为义。

汉服三义也是推动现代汉服体系发展的原则。

中国的服装总是在变化,但不同的时代都有自己的风格。如何探索现代汉服体系?美学的意义要求现代汉服的美学应该立足于世界。背离自然美甚至征服自然风格的西化审美范式,并不适合汉服的设计。这就是为什么有些图案和颜色不能制成汉服的原因。民族的含义要求现代汉服无论怎么变,都不能违背它的“阶级基础”。着装必须谨慎,以确保其尊严。普通服装的设计空间大,但又不能有异曲同工之妙。汉服被创造为一个想象的领域。混杂着百种流派的狂乱奇装异服,延续某些汉元素,强行挤入其他元素所造成的异化服饰,无一不是对汉服文化的践踏。礼节和习俗的含义要求现代汉服设计应该考虑当今的生活节奏。正装是一种盛大的服装。如何选择和更换普通衣服很重要。再者,汉服的礼节必须与时俱进。在古代礼法的基础上,得失仍需长期探索。例如,加冕的意义从古到今都没有改变,但加冕仪式却在不同朝代发生了变化。

汉服的新变必须坚持上述原则,不能保守,因为任何创新都是基于继承的创新。只有追求创新的人才是没有文化内涵的人。礼服的幸福应该是人们在遇到隆重场合时想到穿礼服,而普通礼服的幸福应该是到达融入生活环境的自然环境,人们在不知不觉中使用它。当然,这也离不开观念的转变。礼仪之道,就是得失之道。如何“以情立文”来确定新礼节,应以“因群为饰”,即和谐的人际关系为基础。

【后记】:作者在《化民为风、修身养命——汉服运动的广度和深度》和《关注重视关爱,提升汉服集团的思想内涵”。大体讲修身正人(明明德),化人成俗(新人),修身成就人生(止于至善),提出学者之道,与本文构成汉服复兴的思想和建议。读者结合阅读。如果为时已晚,天气将重新开放。汉服运动与其他传统领域的复兴有着共同的目标。他们将共同建设一个新的中国世界。这预示着下一个时代:中国复兴,从服饰先行到服饰平行。

齐鲁峰,写于武子年十二月初一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