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普 > 正文

济南5月15日电:“95后”女孩辞去教师工作追寻“汉服梦”让更多人爱上“中国衣”

作者赵晓

画草稿、剪模、用丝缠纸模、拼装、调整花样……舒秋红巧手捏成一朵缠花的钗戴在头上,与她所穿的明制汉服相呼应。这件衣服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很新鲜,但对于舒秋红来说,汉服就是日常穿着,出门买菜、逛街的时候全穿在身上。

舒秋红和他的同事们参加了济南汉服展。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在济南大明湖不远处的地段,舒秋红经营着一家30-40平米的汉服店。小店虽小,但风格独特。色彩斑斓的汉服、精致美丽的发饰、各式图案的绣花鞋,让每个走进这间小屋的人都仿佛在经历一场时空之旅。

舒秋红出生在贵州一个普通的乡村,在苗绣文化的熏陶下长大。2015年,她去北上求学,但一次偶然的机会,她被汉服深深吸引,把它当成了自己的事业。

“汉服将女性的古典美展现得淋漓尽致,我顿时陷入其中。” 回忆起大学加入汉服俱乐部时,舒秋红用“一见钟情”和“越深越深”来形容自己对汉服的热爱。

起初,为了每天都能戴上新汉服和新首饰,舒秋红开始查阅大量古籍文献,还主动学习了汉服和首饰的制作方法。经过深入研究,她不仅痴迷于汉服之美,更着迷于传统服饰所蕴含的文化内涵。

“自制的发簪、绒发簪、花簪等,经常受到同事们的赞赏。成就感让我想学习更多的技能,创作更多的作品。” 舒秋红说:“为什么像没衣服一样?和子彤一样。”汉服粉丝互称“同袍”,交流汉服文化,分享美。她开了一家网店,叫“元展坊”大学期间,出售手工制作的发夹、发冠等,以寻找志同道合的人。

舒秋红正在手工制作发夹。赵小社

三四年前,舒秋红穿着汉服走在大街上现代汉服女孩,时而被异样的眼光。有人认为她穿着和服或韩服现代汉服女孩,也有人认为她穿着和服或韩服。“中国的复兴,衣服先行。很多人对传统文化认识不足,错误地把汉族的传统服饰看成是‘进口的’。当时我就下定决心,要竭尽全力改变人们的认知汉服……”

毕业后,舒秋红一边当老师,一边利用空闲时间做手工,参加与汉服有关的活动。为了更加专注地追求“汉服梦”,她于2019年辞去教师工作,在济南创业。

舒秋红自制的发夹、发夹、发夹等,经常受到同事们的赞赏。赵小社

“我的家人很反对,我妈甚至断了我的经济来源。最糟糕的时候,我只剩下两块钱了。” 创业初期的困难并没有击退舒秋红。在同事的帮助下,她开了一家汉服餐厅。店铺。

舒秋红经常查阅书籍和文献,寻找创作灵感。赵小社

2020年受疫情影响,店里没有收入,舒秋红急得要发疯了。困难更重,她也舍不得放弃汉服,日以继夜地经营剧组,为演员做模特,补充店家开支。在舒秋红看来,一个人要想长生不老,就必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努力把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到极致。

让舒秋红欣慰的是,近年来,在国家政策的推动和引导下,传统文化逐渐融入现代生活,“国学”、“研究”、“汉服”加速推进。

舒秋红希望以后有更多的人爱上汉服,并将其作为日常穿着。赵小社

“汉服不再是小众爱好,‘破圈’势头正在蓬勃发展,这是中国人文化自信增强的体现。” 舒秋红介绍,店内流行汉服租售、化妆、摄影和各种理发。从饰品的销售情况来看,汉服正逐渐从小众走向大众。

“汉服也很受外国朋友的欢迎,一位俄罗斯姑娘到店里体验中国服饰,不仅自己买买买,还通过视频推荐给远在家乡的妈妈们。” 舒秋红说:“让我穿汉服,振兴我的礼仪之国。” 相信未来会有更多人爱上汉服,并将其作为日常穿着,让中国传统服饰在当代被赋予新的活力。(结束)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