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开箱 > 正文

摘要:时尚风暴的兴起往往是由顶级设计师和时尚达人推动的。在古代,这样的潮人也存在于不同的社区。

是时候掩盖、掩盖甚至增强他们原有的阶级属性了。比如汉初,为了限制商人,朝廷甚至规定他们的两只鞋子必须穿不同的颜色。但短短几十年,在汉初进入财富积​​累阶段后,抬头的商人迅速跨越了所有界限,在法庭上像成年人一样打扮。这种现象在商品经济空前发展的明代中后期尤为突出。这一时期,随着商人的兴起,文人的地位受到挑战,于是整个社会的服装时尚被两股力量纠缠在一起,一是商人的步步进攻,二是学者的退却。

苏样攻击

左页图为清初彩印苏州女子。花朵图案布满织物,刺绣密密麻麻。穿在身上,仿佛把江南最美的风景带到了身上。右图为紫禁城清宫妃子的袈裟。它的刺绣和图案都受到苏的影响。那时的苏州是中国服装的时尚之都,就连皇宫也不得不追随苏杭的时尚。

在当时发达的江南地区,商人是时尚的最大买家,他们非常热衷于各种新鲜的面料和新颖的款式。明朝末年,苏州商人的形象往往是这样的:头戴高冠,脚踩浅鞋,身着宽松飘逸的道袍,看似优雅古朴,却是当地最好的面料,采用国内最精湛的工艺制作而成。在扬州,盐商众多现代改良汉服连衣裙,盐商及其家属是当地时尚的引领者。商贾靠财富登上顶峰,地位几乎超过了下层士大夫;商人在财富和财富的影响下,实际上有艺术品味和服饰风度。

面对商人的“步步嚣张”,士大夫不得不另谋出路。最受挤压的中下层阶级尤其热衷于创造新的时尚。他们生产了许多新款式。推出了许多新的头巾款式,然后立即引起社会的模仿,因此他们再次创新。有时是很高的王冠,有时是很低的围巾,或者不到一尺的袖子,或者拖到地上的袖子……那个时候,下层书生受到购买力的限制,而他们不愿意和“小”在一起。人”在公司里,只要能做出改变,能和常人区别开来,几乎都要一件一件的去做。当他们改变的时候,其他人也随之改变,

台湾学者吴仁树在其《品味奢华——晚明消费社会与文人仕》一书中对此评论道:“看来晚明流行时尚的出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不断被追捧和更新。 “是各个社会阶层为了地位而相互竞争。所以,时尚和时尚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是社会竞争的产物。”

从小贩的短裤到文人的风度

普通平民的地位高于妓女、“玩家”和“奸商”,但她们在服装史上的表现却惨淡无声。

就像他们在历史记录中的面孔一样,公众是模糊的,缺乏光泽。她们经常穿着各种深浅不一的麻衣,而底层的人由于生活工作需要和经济拮据,一般都“穿短了”,注重实用性。,尽量节省面料,易于修复,重复使用...

“小文官、平民、商人、杂技演员等地位低的,宋初只允许穿黑白两色,不能随便穿杂色丝绸。这种情况在北方似乎并没有太大变化。”宋。” 《中国古代》中的沉从文服装研究就是这样。

这样一个单调暗淡的世界,似乎与“时尚”这个词隔绝了。然而,古代的服饰世界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包容美丽,也会往下寻找灵感,于是老百姓的头巾变成了名人的优雅,还有一条莫名其妙的内衣——杜比飈在中国服装史上也名垂青史。

在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中,有一篇名为《田七郎》的文章,主人公田七郎戴着著名的小牛鼻,完成了为正义献身的大业。

外套

改良汉服淘宝店_能穿得出去的改良汉服_现代改良汉服连衣裙

这是元代赵孟俯的《浴马》。这幅画中有几匹马,九个骑兵,还有青柳梧桐,与溪流相映成趣。值得注意的是,马厩上的内裤可能就是大名鼎鼎的杜比。Dubi褶边属于内衣。一般只有普通人在工作的时候才会直接戴在外面,从而成为商人和棋子的“时尚”。但因其方便和特殊的意义,有时也受到学者和官员的青睐。

田七郎是个脚踏实地的侠客。他虽然生活在“卑微”的位置,但在仁慈的时候,他能够为他人牺牲自己的生命。田七郎一出现,廖翟先生就先把他的长相描述得很好,特别是指了指一个肥皂泡的小牛鼻子。光是这条裤子,读者就已经知道田七郎的背景和境遇了。他在乡下做猎人,以打猎和梳理毛发为生。

什么是小牛鼻子?不幸的是,就像历史本身一样,有很多意见。有的人认为是九分裤,有的人认为是短围裙,有的人认为是三角裤,有的人认为是缠腰布;巨大的...

但不管怎样,一般来说属于内衣,可以穿在裙子或袴内,有时也被称为“裤装”,也就是只有裤脚的上衣,而不是下衣。只有底层的人在工作的时候会直接把长袍穿在外面,逐渐变成了一种属于平民百姓的“短裙”。

不过,这样的“短裙”偶尔也会出现在落寞的书生身上。《史记·司马相如传》中说,大小姐卓文君与司马相如私奔,两人在卖酒的时候,“相如身着袈裟和婢女,洗碗里的器皿。城市。” . 司马相如穿着短裤,和一群打工的仆人混在一起,在市场上卖酒洗碗。为了女儿的私奔,他气得脑袋冒烟,只好出面相助,让女婿继续“丢人现眼”。

如果说司马相如戴着牛鼻袈裟,他是被迫谋生的。然后下一个出现的人是故意的。

想想7月7日的阳光下,马路南边这样一条几米长的布在风中飘扬,正对着马路北面的马路。“撒洛锦旗”也醉了……

后来,无论是正史、笔记、传说、杜比,这些用几尺布做成的衣服都成了隐喻,不仅标志着身份,也形成了名利天下的张力。它可以用来检查和平衡关系。用来批判世俗,也可以用来讽刺人性……逐渐从劳动者的“工作服”中借鉴,逐渐被标新立异的名人所借鉴,最终逐渐被大家所接受社会阶层。

于是,不在餐桌上的平民服饰,终于在时尚史上名声大噪。

摘要:时尚风暴的兴起往往是由顶级设计师和时尚达人推动的。在古代,这样的潮人也存在于不同的社区。

时尚风暴往往由顶级设计师和时尚达人推动。在古代,这样的潮人也存在于不同的社区。最有权势的帝王往往勾勒出一个时代的服饰风格,但也常常成为时尚的对手。宫廷妃子和贵族女子都是时尚的先锋,她们穿的“内样”总能引起人们的狂热模仿。文人是内涵派,衣着的每一次变化都像是一场思想的革命……不同的时尚群体成就了中国古代服饰的各种风格。

大唐潮女

这是唐三彩中的七尊女俑。妇女们穿着当时很新的各种发型,穿着半臂半裙。最抢眼的当属披在身上的披肩,柔软飘逸,是唐代贵族女性喜爱的服饰之一。这群富家女,是唐代时尚界最具影响力的人物。

2015年新年伊始,唐装因电视剧《武媚娘》的“剪裁”引发热议。吴尊在电视剧中的服饰可谓华丽至极。然而,据史料记载,除了武则天即位后的传统帝王风格和王冠外,关于她和她的服饰的记载,都与她无关。皇上,朝堂内外,如何注意朝堂内外男人的衣着。

改良汉服淘宝店_现代改良汉服连衣裙_能穿得出去的改良汉服

比如,她要求天下所有的男人在母亲死后都穿同样的三年孝服;例如,她创造了一种“战士式”的头巾,在宴会上送给忠诚的国王和大臣。,这种头巾较高,中间的头巾下陷,改变了唐代福头的风格。

武则天并不是唯一为臣民设计服装的皇帝。历史上,很多帝王都喜欢对着装发表意见。而至高无上的权力赋予他们影响时尚甚至决定时尚的能力。所以说中国古代的时尚达人,就得从皇帝说起。

皇帝是服装时尚最强大的塑造者。上图是河南巩义石窟。图中人身穿北魏孝文帝改制的长袍,宽袍大袖,一改鲜卑服饰的窄袖紧身款式。

帝王:时尚,还是反时尚

对于服装时尚的创造,帝王们颇有兴趣涉足。上述武则天,或许是因为女性的才华,在服装设计上确实是帝王中的佼佼者。她不仅创制了“吴家式”的头巾,还命内府制作了一件“明袍”,在袍子上绣有“德政明职令司平”、“纯慎、忠、勤、敬亲”等铭文,而山形的绣品也只赠与政治上与他一致的朝臣。

一时间,有新旧两种长袍,让那些天天站在大殿里,却穿着旧式长袍,更偏向李唐皇室的朝臣们,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于是,越来越多的大臣重新归队,以示效忠新朝,甚至两年后,“明袍”成为三品以上高官的特殊荣誉。

《明报》获得官方地位后,又绣上了更多的文字和图案。公务员按等级分为鸟、凤、雁;军官是动物,狮子,麒麟,老虎……这种方法是不断完善的。,并由后世朝代继承,直到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结束。

帝王在制定服饰制度和风格,或进行政策干预时,通常有以下意图:除了区分上下级和帮助统治之外,还有泽天皇帝的意图拉拢和区分;当然,也有纯粹靠个人好恶影响时代时尚的人,这些人会受到文人官员的批评。比如齐桓公在春秋时期就非常喜欢紫色,以至于整个国家都变成了紫色的海洋。在中国传统的礼制中,紫色是中间的颜色,是小人与女人的颜色。所以,这场紫色风暴,让孔子在百余年后依然沉思,并发表了“

敦煌壁画中唐开元年间的文人墨客。两人都穿着圆领长袍,随意又自然。唐玄宗不喜欢冠服,所以玄宗朝的很多大臣都不喜欢冠服。摄影/孙志军

无论是追捧还是谴责,皇帝服饰风格的影响总是相当可观的。然而,谈到时尚,皇帝是一群纠结的人。有时为了政治需要,他们不仅要压抑自己的冲动和任性,甚至还要与世界的时尚作斗争。但努力并不总是奏效,尤其是在富裕和治理松懈的时代,来自下层的时尚力量不时挑战权威。宋大帝遇到了这样的挑战。

宋朝南迁后,宋朝皇帝不仅忙于军政,更不忘绍兴二年(公元1132年)颁布了一项反时尚令——“禁奢侈”。禁止奢靡的内容发生了变化,这一切都是基于国家首都临安市不断变化的时尚。

当时,临安城内外,奢华成为时尚。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百姓,都爱穿金衣、卖金衣,就是用极薄的金子,用特殊而精湛的技艺来装点衣服。据说这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的做法。衣饰金饰,深浅,层层叠叠,贴金,梗金,间金,圈金,滴金,沉金,解金,亮金,泥金,表金,背金,影金,金卷、金店、孟金、念金线、真金纸……一城之内,金店百家,商户万家。

难怪远方的人一想到临安城,总会猜测这是一座黄金城。临安城并非坚不可摧,但在那个时候,临安城内,上下,男男女女,真是闪耀着金色的光芒。“风俗礼仪,四方尊他为师。” 南宋笔记《京师记》对此有记载。

能穿得出去的改良汉服_现代改良汉服连衣裙_改良汉服淘宝店

魏晋风采

据《晋书》记载,晋武帝在为太子选妃时,明确提出了标准——容貌端庄、身材高大、面色白皙。顶好,底有效。女装迅速做出反应,加长裙子以增加身高。在这部分东晋顾恺之所绘的《女史》中,我们可以看到女裙拖地的款式,上身薄下宽,很容易营造出大长腿的视觉效果。身材高大。

那天临安城引领了全世界的时尚,京城的金色服饰吸引了整个宋朝的追随,就连偏远乡村的女人也不得不紧跟临安城的方向。事态严重,高宗不得不在两天内下令,一再重申政府对取消黄金的严正立场。

然而,当群众手中有钱的时候,真的很难抑制人们对黄金的爱好和对美的热情。大概绍兴第二年这个卖金令的效果真的很有限,因为它的“始作俑者”就是法院。中国的女士们,她们的时尚被称为“娘娘腔”,人们只是紧跟时尚。于是高宗无情,首先严禁在朝廷和权贵家族中“卖金”服饰。然而,这一次,很奇怪。皇宫不再金碧辉煌,但在临安城,嗜好却没有变。妇女们仍然穿着用郁金香根染成的黄色裙子。再次,禁止黄金销售是残酷的。这次,目标是针对临安市的广大女性。禁止女性穿着任何带有金色装饰的衣服。如果他们违反禁令,不仅会被监禁,而且他们的丈夫或父母也将被指控犯罪。

皇帝的禁令绝不是一句空话。重刑三年有期徒刑,告密者重赏。帮助制作它的工匠也受到同样的惩罚。是的,而且还受到了惩罚。

这是绍兴五年(公元1135年),如此严厉的禁制仍然收效甚微。绍兴十年(公元1140年),禁奢工程继续进行。在秦桧的协助下,高宗皇帝继续镇压临安城。全城金瘾动向在全京城公布,全城限在三天内销毁,否则重罚。为了压制临安城的华丽服饰,高宗的禁令一再下达。年,以及之后的广宗、宁宗、礼宗……这股风潮并没有停止,一直发展到最后,甚至将宫中发现的违禁物品带到街头公开焚烧,以示表率. 然而,即便如此,也往往是“

美丽的翠鸟羽毛也被禁止。高宗皇帝下令将上交贡品的600根青羽,在繁华的城市当众焚烧,以示向世人。翠鸟成为如今如此珍稀的保护动物,高宗禁令的效果可想而知。

从北到南的达官贵人,不适合盛夏的酷暑。为了享受舒适,他们喜欢在盛夏穿浅白色的夏装。在当时,这种颜色并不适合官员的身份,引起了京城的注意。在皇上眼中,是接近“凶相”的凶兆,所以也成为了禁品。

宋朝的禁奢,几乎与它的兴衰相一致。临安城终于失去了它那神奇的金色,但这并不是因为皇帝从深宫发出的圣旨,而是在侵略者的残酷践踏下。

后院的时尚先锋

的确,挑战皇帝的主要时尚先锋就在他的后院。这一点,皇上也一定很清楚。正如宋代学者​​陈顺清在《资本集》中所言:“奇装异服朝朝兴,晚仿市,数月满天下。 。” 而唐中宗的女儿安乐公主,也曾领导过一场新奇奢华的盛会。时尚。

据《旧唐书》等史料记载,安乐公主有一条上坊局特制的羊毛裙,负责内廷服饰的供应。它是由数百只鸟类的羽毛合成的。鸟裙从正面看是一种颜色,从侧面看是另一种颜色;阳光中的一种颜色,阴影中的另一种颜色。一百种鸟的形象同时出现在一条裙子上。

这样的裙子美轮美奂,富家小姐纷纷效仿,“江陵奇花异兽之羽尽”。而这股“鸟兽之风”一直吹到玄宗开元年的初年。当时的丞相姚崇多次谏言,要求废除奢靡风俗。随后玄宗下令将宫中的奇装异服全部取出,在金殿内当众焚毁。就这样,珍禽异兽逃过了被猎杀的命运。

安乐公主的鸟裙太过奢华梦幻,能追随追随的人肯定是有限的。以下时尚更为普遍,其影响更为持久。

改良汉服淘宝店_能穿得出去的改良汉服_现代改良汉服连衣裙

这次主角分不清是谁了

摘要:时尚风暴的兴起往往是由顶级设计师和时尚达人推动的。在古代,这样的潮人也存在于不同的社区。

哪一个,应该说,是一群人,一群在盛唐之后继续美丽的贵妇。不过,这群人只能在晚唐仕女图上看到。他们的形象出现在《唐敦煌壁画乐延欢夫人走香》、《簪子》、《宫乐》……

通过一幅画卷,我们可以在脑海中合成出这样一幅画面——大唐的美好时光已经过去,但晚春时分,宫中的牡丹和木兰花开得恰到好处。宫中的女人们正在赏花玩耍。她们在花丛中婀娜多姿,长袖宽裙,薄纱衣薄如蝉翼。在夕阳的光辉映衬下,隐隐透出一丝光芒,他们长长的拖在他们身后。它们有四英尺多长,华丽的面料色彩鲜艳。裙子的褶皱特别漂亮。高髻上,一株碗大小的粉红色双瓣牡丹,似乎快要垂下来了。泪流满面……多么春天的画卷,烂透了。

安史之乱后,胡甫被定罪,胡风逐渐退去。唐代的女装被天宝分割。在天宝之前,有合身翻领袖或男士圆领衬衫、卷边、红白条纹波斯裤、靴子;贵妇的衣服渐渐地越来越宽:袖子四尺,衣服在地上拖了四五寸,越来越暴露。,直到五朝和北宋。

宽伯的着装虽然昂贵奢侈,但宫中的贵妇和贵妇都热衷,其他女人也必须效仿。所以,皇宫男主,皇上和他的得力助手,急忙将这种情况扑灭。时尚之火从后院点燃。

崇尚节俭的文宗将女儿从宫廷宴会上赶了回来,因为延安公主的衣服异常的大,妃子还被罚了薪水;丞相李德玉还命女方把四尺的袖子全部改回一尺五,裙摆离地四五寸减三寸……但这些限制却引起了反感天空,终于结束了。晚唐仕女的着装都是宽大的,雍容华贵,耀眼夺目。与人世不同,离现实经济考虑越来越远,所以这种宫廷与现实生活的分离也成为后世道德家批判的重点:

潮人中的内涵派

唐代仕女除了褒博的风格外,还引领了显露的风格,不仅惊艳了一个时代,至今仍为人们所想象。比如热播剧《武媚娘传奇》就因为暴露的衣着饱受争议,引发了无数的口水战。

但这可能是今天人们大惊小怪的地方。事实上,早在魏晋时期,士大夫就已经在上流社会掀起了一股露衣的龙卷风。盛况空前,保守派高层不得不写《信服难》之类的文章来抗争。

这股风潮的引领者是魏晋著名学者,如著名的竹林栖贤,《十说心语》中对他们的着装风格有很多记载:衣服,大袖,露胸;而刘玲,身材矮小,相貌丑陋,在家喝酒时更是赤身裸体。嘉宾们不避讳参观,真正做到了“坦诚相见”……这些离经叛道的行为吸引了无数追随者和模仿者。. 书生谢尔、王成等人仿竹林七贤,头发散,光背,故得“八大”之称。时至今日,我们仍能窥见明星们宽大的衣袖,无边无际的手,

优雅的风格必须通过特定的服装形式来体现,其中之一就是衬衫。衬衫是汉魏时期的一种新型服装。它不同于有领的长袍。它主要有一对正面,袖口非常宽敞。每年夏天,前襟的衬衫只系腰带,连腰带都不系,自然敞开着。如果是交叉领式的长袍,很难做到这一点。

有人将这种穿衣风格与印度佛教联系起来,也有人将其归结为服用乌十散后的生理需要,但这种飘逸洒脱,倒不如说是对中国名流的蔑视。魏晋时期。教化和崇尚自然的哲学是一脉相承的。

魏晋以后,宋代文人的时尚创作,明末文人的奇装异服等,也给中国服饰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无论是哪一个,往往都有很深的含义。如明代盛行的“程子仪”和“阳明仪”,就是以新儒家两位大师的名字命名的。“程子仪”相传是宋代大儒程仪生前常穿的服饰。《阳明易》是明代学者王阳明的最爱。两种宽大的衣裳,既舒服又不失礼节,与魏晋时期的外露飘逸的衣服有很大的不同。

能穿得出去的改良汉服_改良汉服淘宝店_现代改良汉服连衣裙

名人奢华风

上图为仿唐五代画家周放所绘的《簪花仕女图》。这种气质的衬衫和鬓发是中晚唐以后女性最时髦的装束。直到五朝时期,南唐皇后李渔的大周王朝,就用这种服饰吸引了全世界的女性追捧和模仿。右图为唐代三色女坐像,裙裾色彩艳丽,花朵装饰华丽精致。如此奢华的裙子,或许就是安乐公主百鸟裙带来的奢华风格的体现。辽宁省博物馆供图

一场时尚的“逆袭”

帝王妃嫔处于金字塔顶端,其时尚影响力大多来自政治权力;文人虽无王权可依,但往往对文章的道德影响更大。无论如何,这些人在古代服饰和时尚方面拥有“话语权”。正如学者沉从文所说:“社会风气常常随着权势人物的爱好而变化。”

然而,明朝末年,一场时尚史上的“逆袭”在紫禁城上演。这一时期,许多精通苏式的江南女子进宫,将民族服饰带入宫中。在影响了整个皇宫之后,他们还席卷了贵族官员的家。

苏式是当时苏州的服饰风格。崇祯皇帝的周皇后是进入朝廷的苏州妇女之一,她的着装风格是最新的苏式风格。还有一个扬州的田妃。由于地缘便利,田贵妃也是“素样”的绅士,相比周皇后,她对时尚的坚持和对时尚的引领——从头到脚,都在扬州问妈妈将她一件一件准备好,然后送入皇宫作为贡品。苏州有这样一个地方“出产”的皇后,还有一个扬州贵妃是“苏式”的忠实粉丝。可想而知,在崇祯的宫廷里现代改良汉服连衣裙,一定发生了一场时尚革命。据说,宫廷里的女人开始“

从表面上看,这是另一场由太后妃子领衔的“时装秀”。但追根溯源,这些时装的灵感来源都来自于南宋以后日益繁荣的江南,尤其是江南的苏州。

明末清初的苏州女子,可谓是那个时代的时尚引领者。他们的品味和创新决定了全国女装的潮流。苏州街头出现的每一种风格,都是一股强劲的时尚潮流,席卷了整个帝国。在南北,衣服上绣着五颜六色的蝴蝶,裙子被小心地折叠起来。所谓“百蝶裙百褶裙”,也就是月光下的“月华裙”,正如著名学者李豫所说,“一衣五色齐备”,顺着女人的曼妙身姿婀娜多姿,徜徉在苏州市的大街小巷,迷惑来学“苏式”的老外。

苏样最大的特点是绣花密密麻麻,做工精致,世间所见。普通的衣服经过苏州工匠之手,繁华到再也看不到原来的面料。伙计,这让江南以外的女人无人能敌,很难追上。然而,就在北京的宫女和福建的商人妻女觉得学到了很多东西的时候,苏州城中突然响起了一枪,高贵的色彩和纯素的装饰出现了。

名人时尚

这是唐代孙子书画作品《竹林七贤》的残片。图中其余四位圣人,从左至右依次为阮极、六陵、王荣、山桃。名人的袖子很宽,有的甚至还露了胸。他们所穿的衬衫可以随意开合,将休闲优雅的着装风格发挥到了极致,呼应了魏晋学者不屑礼节、崇尚自然的哲学思想,从而在魏晋掀起了一股时尚潮流。朝代。上海博物馆供图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苏州女性的时尚领军人物,还有一群特殊的女性是时尚的先锋,那就是晚明秦淮南区的官娼。明末清初,余淮在《板桥杂记》中说:“南曲衣妆八面八方,以淡雅朴素为主,不清新靓丽,袖口大小。随时可以变化,见者称为‘石师庄’。” 妓女的服装叫“石狮装”,是当今的时尚。而这种当代妆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芬芳开放,而是以“优雅简约”为基础。

军人与商人的时尚拉锯战

与妓女类似,她们属于受制于服装制度的社会下层阶级,但反过来又影响和促进了服装的时尚,以及“梨园弟子”、商人和女商人。其中,商人是最活跃、最有影响力的群体。比如《金瓶梅》中的西门庆,先“有钱”,再盯着“贵”。他不仅靠自己买来的官职来提升自己的地位,平日在家也“带上忠贞冠、绒鹤披风、白袍”。,朝廷官员的着装。即便如此,西门庆还是觉得有些东西是金钱和权力无法满足的,所以给儿子取名“关哥”,并教儿子读书,而且他将来也将戴上正经的官帽,成为文官。不要像他一样。他虽然有钱有势,却没有“大敬”。

在一个“士、农、工、商”排序的社会中,商人有时甚至不如平民,但凭借强大的经济实力,他们往往会全面模仿那些“认可”社会阶层的服装,模仿他们的消费和生活方式。经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