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开箱 > 正文

在大众眼里,汉服属于少数。然而,一些数据显示,汉服行业已经发展成为淘宝上百亿级的市场。每天有近2000万人访问淘宝汉服门店,成千上万的汉服商家围绕着市场需求不断变化,就像互联网行业的更新换代一样。

三分汉服看曹县。没想到,网上最畅销的华丽汉服有1/3来自菏泽市曹县。如今,曹县继续保持全国第二个“超大淘宝村群”的领先地位,淘宝镇数量全国领先。近日,齐鲁晚报齐鲁一点走访菏泽市曹县,走访各类敢于拼搏、勇于创新的电商创业者,探访乡村人才“回归”的真实故事,解析乡村振兴密码汉服电商……本文为系列报道之二。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记者马辉黄翔李嘉树牟张涛

是在大城市不知疲倦地工作,还是回到家乡赋能创业?这种“灵魂拷问”曾经是很多人多年未解的答案。然而,在菏泽曹县,近年来,约有5万名年轻人回到家乡创业,做起了电商“时尚达人”。

曹县大集镇是淘宝村覆盖的乡镇,以制作服饰和汉服电商产业而闻名。淘宝汉服30%来自这片土地。7000名年轻人回到家乡,在汉服电商行业创业。其中不乏本科、硕士甚至博士等高层次人才。那么,那些被家人“驱赶”的年轻人,为什么又要一起出去创业呢?齐鲁晚报齐鲁一点带你来到胡春清博士夫妇,解读人才“逆流”的来龙去脉。

医生夫妇回国做电商

立春后的一阵寒流,无法让曹县汉服电商的火爆降温。

“我们计划在菏泽举办一场‘东方十二花’活动,和我们的汉服很搭,你们有没有兴趣合作?这也是对我们品牌的拉动……” 晚上六点2月24日 许久,菏泽曹县鄂商镇星楼内,稻城活动策划人孙一志专程寻找金商寒菱格博士工作室的“女老板”孟晓霞洽谈合作。

这位前来与她合作的活动策划人,对孟晓霞夫妇的影响颇感兴趣。

2018年改良汉服品牌,在中科院金属研究所和大连理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胡春清回到了家乡山东省曹县大集镇。孟晓霞利用艺术专长负责款式设计,胡纯青负责运营和销售,生意红火。

“一开始,我开淘宝店,卖别人的货,后来,我也有了自己的工厂和设计师。” 孟小霞说,两年前,她和胡纯清一起回菏泽曹县过年,看到亲人都在。做演出服的电商业务,所以回到东北后,尝试开一家淘宝店,开始销售这些演出服。

后来在澳门订购了500套学士服,因为时间耽误的问题,让孟小霞没赚多少钱。“毕竟大多数人都是草根创业者,很多商业规则不是那么清楚,比如订单的先后顺序、准时交货等。” 于是,孟晓霞决定回老家创业(胡春清后来加入),从与工厂洽谈采购货物和代销销售,熟悉了服装生产的各个环节后,他们租用工厂,雇佣工人打工。孤身一人,“博士夫妇”逐渐在这个圈子里声名鹊起。

2017年,孟晓霞成立曹县晨飞制衣有限公司,在村里租了一个扶贫车间,开了自己的加工厂。由于接单不断,也带动了周边近400名村民的就业和发展。2018年11月,两人申请了专门支持电商发展的“电商贷款”,促进了电商产业升级。2019年销售额已突破900万元。

“这里的产业链这么完整,只要设计好款式和图案,其他的打版、刺绣、辅料采购、物流等问题,都可以在方圆10公里左右的范围内解决。” 孟晓霞告诉记者,这里家家户户都做表演服装和汉服。只要网上有订单需求,找货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表演服装销量大幅下滑,胡春清所在的公司也不例外。他的仓库里还有积压的库存。不要等待,不要依赖它改良汉服品牌,及时调整你的策略。于是,胡纯清开始将重心转移到汉服的管理上。曹县税务局工作人员走访了解情况后,根据胡春清的纳税信用登记评估,协调银行贷款,解决了他燃眉之急。胡纯清在自己调整的同时,帮助大家共同渡过难关,同时也为身边的邻居指路。

校企合作,自己培养“电商”

在金尚翰林格博士的工作室,孟晓霞向记者展示了她的设计草图画册,里面的鹤形图已经变成了衣服上的图案。

面对展出的服饰,孟小霞自豪地介绍了自己的产品。这是梁知县为曹县汉服带货时所穿的款式。这件汉服的图案是她自己手绘的。卖给了北京的小学……“各地春晚的舞台上,很多年轻演员的服装都是我们曹县的。” 孟小霞说她是学美术的,闲暇之余,她也会写一本自己的书。构思图片,然后通过设计师将其变成衣服上的刺绣。

去年,胡春清夫妇迎来了​​他们的“二公主”。现在,孟小霞在店里打理,照顾着自己6个月大的女儿。她也很忙。“有时我觉得我的大脑不够用。” 孟小霞一边在微信上快速回复客户,一边对记者自嘲。

胡春清告诉记者,在曹县,电商行业确实已经大规模出来,但互联网的发展日新月异。二线城市的高学历从业者。

“优秀的人才,月薪一万到两万元,未必能留在曹县,我们自己培养。” 胡春清从去年开始将销售部“搬”到曹县职教中学。楼上训练。

“我们计划把电子商务专业打造成全国同类学校的样板,不仅为曹县电子商务产业的发展做出贡献,也为全国电子商务产业输送专业技能型人才。 " 曹县职教中专校长吴玉群告诉记者,他们任命石虎春清为特聘教师和学科带头人,形成了一支专业成熟的校内导师队伍。开设直播平台运营、视频剪辑、美工修图等课程,建立“直播电商产创融合实训基地”,以企业带师、师带学生服务的模式培养电子商务人才曹县发展

“我们这里有直播间、实训平台、实训基地,学生不用出校门,直接在实际的企业环境中锻炼。在学习的过程中,学生不仅学到了专业技能,更还要锻炼身体。他们的专业素质让学生走出校园,走进公司,成为一流的员工。” 胡春清告诉记者,通过教育链、人才链、产业链的融合发展,在一定程度上为行业发展提供了人才。支持。

从“带教”到创意

大年初九,胡纯清开始布置任务。即将在市场上推出的汉服款式和汉元素日常服装的设计已经敲定,没有太多可做的,“战术”将根据市场反应进行调整。

“我老公(胡春清)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收集各种大数据来助力生意,在版权意识和对市场趋势的准确判断方面领先一步有余。” 孟晓霞说,他们夫妻俩经历了曹县汉服的变迁,很多人说之前的服饰是“一次性服饰”和“白菜价”。他们希望通过精益求精,丰富自己的原创产品,将更多的中国文化元素融入日常服饰中,让这些华丽的产品走进更多老百姓的家中。

在手术过程中,两人发现了一些问题。曹县主要在网上生产和销售表演服装和木制品。产品趋于同质化,销售对象以国内消费者为主。“能不能原创,把产品卖到国外?能不能把中国文化元素植入日常服装,让买手的基数更大,市场更广阔?” 胡春清告诉记者。在2019年中国汉服品牌30强中,占全球汉服数量三分之三的曹县众多汉服企业中,却找不到一个名字。

“原本只被少数人接受的汉服,如今已经走出圈子,走入大众生活。这对汉服品牌商来说是一个好的开始。未来,随着汉服曝光率的不断提高和大众的青睐。”资本,对于汉服品牌商家来说将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新兴品牌的成长提供了机会。” 胡春清认为,如何通过自己的努力,将大吉镇的服装加工推向品牌化、智能化,是当地产业发展的课题和门槛。

“未来一定要走原创品牌之路,而不仅仅是代工。我正在和一些同学讨论创新面料和智慧产业园,提升本土服装的产业价值。” 胡春清说,2019年,妻子设计了一件斗篷,售价不到200元,店内一口气卖出了5000多件。公司设计汉服款式40余款,获得原创艺术创作著作权专利12项。“版权越来越受到关注。”

“事实上,多年来,曹县电子商务一直处于野蛮生长的状态,这也是行业快速发展的原因之一。” 孟晓霞告诉记者,如今,随着国潮文化的到来,汉服不再是另类的存在,市场增长速度惊人。“要想继续走下去,让这个行业健康发展,还是要追求原创,做自己的品牌,用匠心把自己的品牌和产品做大做优。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