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选 > 正文

刚加入汉服运动的时候,大家都只叫他们“复兴者”,或者“普通汉人”,有的叫同袍,但并没有正式定下来,各自捡了一个自己觉得可以用的词汇很长时间。. 随后,网名“秋月半晚”的前辈发文“我们,汉服复兴的先行者,统一名称——同袍!”,提出倡议,阐述如下观点:

“‘汉迷’很容易被误解为汉代,而我们被视为‘汉代文化迷’,更糟糕的是,这样的名字还意味着一小群软弱、敏感、自恋的人。像歌迷是一群喜欢听歌手或他的歌曲的人,与大众相比只是一小群人。”

“‘汉友’这个词现在用得最多,听上去更亲切一些。而且‘朋友’这个词的狭隘和狂热感并不像‘范’这个词那么重,但本质是一样的。兼容性也很奇怪,在民族意义上,我们本来就是同胞,兄弟姐妹。

“这些名字给大众的印象可能不是汉人复兴汉文化,而是复古圈的聚集,一群狂热的汉文化爱好者举办古董派对……更好的都一样作为发烧友。文化爱好者。如果你是一个非常喜欢汉族文化的外国人,称它为“汉迷”是可以理解的,但我们是汉人,这个称呼是非常荒谬的。如果一个部落热爱国宝,却被定义为另类,不悲哀吗?”

“还有一种说法叫‘汉服爱好者’,表达更准确,就是喜欢汉服的人,但缺点还是一样,就像‘电脑爱好者’和‘古董爱好者’的感觉,我们能让汉服变成一种电脑和古董,是不是概念的东西?爱自己的民族服饰是对的有和爱汉服,我们会为超过十亿人留下一个好位子。电脑爱,古董永远可以是一个小群体。”

“它叫‘华夏复兴者’和‘汉文化复兴者’,在意思上和我们是一致的,但它适合作为我们的解释,但不适合作为俗称。媒体大众首先会想到这一点。”名字不够短,他们会觉得名字太高大上,毕竟人们对这件事的看法并不完全一致,所以如果你这样称呼自己,社会可能不会这样称呼你。当然,什么时候公众这样称呼我们,那时我们就快到了。”

我们自己觉得坦率地说,我认为这个麻烦是不必要的,但它确实存在。为了长远的大局着想,我觉得还是暂时避开‘星寒战’这个称号比较好。而且因为最好内外都叫同一个,我暂时不用。另外,这个名字毕竟是三个字,能救的人能救,能有两个字最好。”

”再看《诗经·秦风》中的一篇《无衣》:

你怎么能说你没有衣服呢?王宇星为师,修吾矛,与吾子共敌!

据说没有衣服?王宇星为师,修我枪戟,与我子齐心协力!

你怎么能说不穿衣服?和你儿子一样的衣服。王宇星师汉服文化复兴运动,修我铠甲,与我子同行!

你怎么能说没有衣服?我想和你穿同一件衬衫。天子要我们出兵去打仗,修理我们的匕首和长矛。我们面临着共同的敌人!

你怎么能说没有衣服?我想和你一起穿一件毛衣。天子要我们去打仗,修理我们的矛和戟。我想和你一起战斗!

你怎么能说没有衣服?我想和你穿同一件衣服。天子要我们出兵打仗,修理我们的盔甲和武器。我愿意和你一起前进!

这不仅是一首诗,更是一封请柬。而我们汉服复兴者借用这个词,有两层意思。一是,“谁说你一个人穿汉服?我们和你一样穿。” 第二,我们是兴国持久战的战友。第二种成分有点多。

秋月半晚又补充道:“如果遇到志同道合的人,不穿或者没有汉服,叫同袍是不是不准确?这么看来,同袍缺乏涵佑的广度?不,同袍是符号 性称谓,正确认同汉文化者必认同汉服,认同汉服者同袍。心。而且他一定很活跃,想尽快。汉服的真品。反之,只是穿汉服来展示个性的人并不真正认同汉服,没有文化有自己民族的身份,没有民族意识,没有汉心,穿汉服的人未必同袍。资格。”

在我写这一章之前,我刚生了一个女孩的气。我对那个女孩有些好感,但好久没见了,然后无意中看到她说:“你圈子太乱了……你把传统文化推广好是多么的委屈,是吗?” t tongpao 现在真的是个贬义词吗?”,后来说:“有时候我不乐意称自己为同志,和这样的人同名不是一件快乐的事。”

不想多说汉服文化复兴运动,就换几个字——“你们省太乱了,过好日子多冤枉啊,现在真的不是某个省人的贬义词吗?” “有时候你不乐意称自己为某个拯救者,与这样的人同名可不是一件快乐的事。”

很显然,这是地图炮,我并没有用国家来代替,只是因为有人认为地图炮是汉服运动,地图炮不是地图炮。这不是地图炮。他们只有在地图炮落地的情况下才知道它叫地图炮。至于这件事,我跟姑娘说,谁用战友的名义招惹她,就算是直接去找人,也得说出来,别把气发到所有战友和汉服运动身上。他也很嚣张地挑出自己。

再说了,有些人的一言一行都算同胞,不管是谁参与汉服,都是同胞。比如她说“圈子太乱”的前提就是讨论一些汉服商人的事情。汉服运动之初,没有商人,衣服和食物都是自己做的,唯一的外援是当地的裁缝。直到后来,这些“自己动手”的同事中才出现了第一批商人。这些商人是名副其实的“民生”商人——商人和同志。不管是老鹰还是鸽子,都接受了星瀚的想法。他们制造和销售汉服,不是为了卖一件衣服,而是为了匹配和销售复兴中国的理念。

记得那些年,关于“汉服产业商业化”的讨论从未停止过,但大多是一群上班族和一群非商科学生在盲目讨论,很少有专业意见。但是,总是有一些建设性的意见。比如早就有人提出,汉服商业化之后,同胞和商人这两种身份必然会分裂。有些汉服同胞会变成商人,但汉服商人不一定都是同胞。当越来越多的人了解汉服,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汉服产业链中,而我们也没有办法阻止和监管非普通袍商进入这个商圈。这个党难免会混杂。比如,如果同袍是商人,那是合情合理的,他们店里肯定不会卖清装、旗袍、夹克、唐装、中式立领等必须避免的东西。我们不会将这些关键字编码在一起以提高搜索率,因为我们有一个必须坚持的底线。

但纯粹的商业商人不同。他们首先考虑销售,然后考虑产品的意义。推广产品的根本目的是产生销量。他们也不必只从汉服中赚取销售,因此他们可以销售和说任何话,而不必遵守汉服运动的纪律。

另外,之前跟一个人聊过几句汉服的成本和消费者的心理问题,但是一开始有些话不清楚,让我觉得对方是拿着地图枪来的,所以在我们讨论的时候,我首先向他强调了一件事——他提到的问题是全世界商品社会、商界、卖家和消费者都存在的问题。问题不应该寄托在作为汉服运动的一个支线的汉服商圈,甚至放大到整个汉服运动。我们可以讨论这些问题,但是这些问题需要从整个业务的角度来讨论。如果硬说这是汉服生意的情况,那我们就无话可说了。

后来在另一次讨论中,有同事说汉服圈就是汉服圈,汉服运动不是圈子,营业吧是圈子。

虽然她的初衷和我有些不同,但我还是在这里借用一下——汉服商人和汉服买手的小销售和消费链确实是一个圈子。但是,如上所述,它需要在整个商业圈中进行看待。商圈是一个早已确立的中性名词,我不褒不贬。汉服商家和买家之间的各种乱象,只能从整个商品行业、卖家、消费者的角度来解决。汉服商家不在汉服的控制之下,汉服生意也不在汉服体育的控制之下。自从汉服产业与兴汉思想分家,专注教育和商业,这两个方面就得到了明确。唯一的联系就是汉服,仅此而已。. 我们欢迎汉服商人了解汉服产业的起源,了解汉服运动的思想观念,但我们应该利用服装和商业来绑架、歪曲、肢解汉服运动,以谋取利益,别有用心。请自己称重。因此,对于未来的各种事项,从资本法和商法的角度进行判断是正确的方式。汉服运动和汉服同胞不必为各种商业丑闻买单。从《资本论》和商法的角度进行判断是正确的方式。汉服运动和汉服同胞不必为各种商业丑闻买单。

再说一遍,同袍可以是汉服商家,但汉服商家绝对不等于同袍,汉服消费者群体也是同袍,有的不是。

至于怎么鉴别?简单的。不一样的汉服商人,为了赚钱,为了排除在赚钱路上的各种不利因素,可以毫不犹豫地利用汉服运动,把自己的各种赚钱理由压在汉服运动的原始理论和主张 最重要的是,它制造了他们是汉服问题上的权威的假象。这种经营方式,越是“全国牙科预防组织”的文雅,越是“本店是全市唯一正宗无水蜜糕,不正宗不买隔壁的” ,但在法律上,它被称为“不正当竞争”。

比如我见过这样的商家去汉服商家发新品图片,但是在别处说,“某种意义上明清真的是一家人,XX作为‘汉服党’不会明白是的,希望XX早日整容,脱离‘汉服党’。” 说完,他又去商铺送了清代的衣服,说:“这是明朝的文物。” 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做汉服,但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已经召唤了具有民族情结的汉服爱好者的激烈反应”。“我做汉族服饰,汉服的概念是现代人为的。(逻辑和《汉服简考》笑而不语)”

这种靠汉服赚钱又要光鲜亮丽的人,为了制造广告噱头,把自己从汉服运动中抽离出来,践踏别人的信仰和尊严,不惜玩弄民族情结,汉服的概念,明清的痛苦历史,长袍同胞。有件事,我就只有八个字“贱人无情,商人无情”。这种商人,再怎么张扬和光彩照人,(其实他的照片就像鬼片一样),他们对汉服的真情实感,也跟不上街上布满喜庆图案的棉布山羊。”卖“和尚衫”的当地阿姨,对穿着“和服”的张太炎来说更没用。

正如这种毫无意义的商业竞争的表现让人不愿意将一些商家视为同志一样,“无情”的汉服消费者肯定不是同志。

同袍的人,一定看到了汉服复兴的意义,拥抱星汉的理念,只为追求一件能直观表达自己身份和理性的服装。他们不是同志,只是来买衣服穿的,连汉服运动的意义他们都知道,但他们却不屑一顾,甚至反对。他们追求和得到的不是一件“失物招领”的汉服,而是一件漂亮的衣服,一件比较特别的新鲜玩物。商人为了卖货,代表、肢解、践踏汉服运动的意义。为了穿出漂亮的产品,甚至为了争美,他们不惜代表、肢解、践踏“通宝”二字的意义。他们整天为了缝针的问题互相攻击,给风格分派,给品牌分派,给穿同一件衣服的不同人分派,他们却认为“主”成天谈国事国事,“你们圈子真乱”。同袍这个词,在他们的理解中,就是“卖汉服、穿汉服的人”。汉服只是一件衣服,穿的时候可以穿,然后就可以为所欲为。整个汉服运动都能撑起来,越来越嚣张。

而我敢说,当有人看到这一点时,他们不禁对我大喊:“你为什么说你不是同志,同志不是你的家人,我无情无理,我鄙视民族情结,我只是‘坦白’我想说的,我为什么不能当同志?”

因为“通袍”这个词是万千人选择的,是一个非常美丽的词,表达了汉服运动先行者对自己的要求,后来者的要求,对汉服运动的期许。获得此称号的人必须承担汉服运动赋予的各项职责。对内,爱惜族人,团结同胞,继承先辈的各种美德,以身作则教育后辈。外,修行复兴,肩负天下重任,延续先人之义,敢于以身为祭,振兴中华。同志这个词有很深的含义。平日里同事们可以开个玩笑,也可以老掉牙。他们可以有不同的兴趣,不同的政治观点和不同的学科。但在严肃的问题上,在是非观念上,只应只顾道和德,绝不能做一个自私、邪恶、外人、追逐眼前利益的小人。其中,“率直”连民族情结、中国心、甚至人性都必须摒弃,没有必要再三执着于同志二字。

我还对开地图枪的姑娘说了一句话,大意是:你不在乎你战友的身份会被丢掉(即使你打算站在对面),别人必须在乎(永远不要离开)。

有同事曾发文:“妈,自从穿了汉服,就不敢闯红灯了,不是汉服很显眼,但千万不能抹黑汉服同事的形象。”

我想说的其余部分就在那里。

最后总结一段话,我之前说过,汉服是大方的,汉服运动是小气的。汉服属于整个汉族,属于整个中国,属于整个世界。任何人都可以穿。追求外在美是每个人的权利和自由。汉服不是“党的财产”,我们没有理由阻止非同胞买卖汉服,或者只是做一个爱人、欣赏者。就我个人而言,对于那些欣赏汉服之美的人,即使他与我有私仇,我也会为此由衷地感谢他。所以你说你不懂汉服运动,你不懂汉服,也不敢装同袍。你喜欢汉服,我支持你穿。只要你善良,我会内外兼修。但如果你不明白,但你认为你明白,你就会露出牙齿,舞动爪子,歪歪扭扭地唧唧喳喳。只怕煮饺子遇到停电停气,我就不会怕你了。

这段话是写在一个宗教人士用汉服聚拢人气,但转眼间就暴露了他对“左有义”问题的无知和对汉风俗的不敬。在我加这一段的时候,他不断的删帖、勒索,只对支持他的人以逃避五行的冷静表情回复,对反对他的人从不一视同仁。我不知道他在假装什么,害怕什么,他可能也不知道。而这件事也生动地说明了同一人穿着汉服的同袍与非普通袍的区别。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