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选 > 正文

《汉服通报》官方账号近日发布了一篇海敏署名的文章《浅谈汉服文化现状》[1]。看完之后觉得作者有自己的思路,提出了正确的观点,但汉服的复兴是显而易见的。也缺乏必要和充分的理解。我尝试从7个方面做一个简单的评论。

首先,外部阻力的原因是因为复兴主义者极端?这种仓促的总结混淆了因果关系和因果顺序。从《战狼2》的热播中,可以看出汉服复兴的大势所趋。

外部冲突的原因有很多,不能一概而论。

很多人抗拒的原因是不懂汉服,时间长了就会接受;一些社会精英在心里鄙视草根阶层。比如有些教授认为古籍中没有“汉服”二字,或者认为穿汉服是在破坏民族关系。,他们不读书![2] 汉服的复兴伴随着民族主义情绪的觉醒。有人反对汉服,其实就是反对民族主义。本质是将汉族排除在“民族”的范畴之外,他们无法摆脱内心深处“民族=少数民族”的思维习惯。所以,只要提到汉族,就是极端的极端。只有对汉文化进行批评和侮辱,千方百计担心少数民族的紧迫性,才能得到他们的认可和掌声。一些汉服复兴者会关注蒙、元、满、清的历史和一些民族分裂的现状,也会增加很多人的反感。不得公开历史人物的真面目,纠正历史观点和价值观,更不得认为反对极端分裂势力和极端宗教是破坏民族团结和极端主义。满清和一些民族分裂的现状,也会增加很多人的反感。不得公开历史人物的真面目,纠正历史观点和价值观,更不得认为反对极端分裂势力和极端宗教是破坏民族团结和极端主义。满清和一些民族分裂的现状,也会增加很多人的反感。不得公开历史人物的真面目,纠正历史观点和价值观,更不得认为反对极端分裂势力和极端宗教是破坏民族团结和极端主义。

当然,也有人看到一些汉服爱好者或文艺复兴志愿者的言论,带有不恰当的情绪或对汉的排他感。不可否认,确实如此,但必须辩证分析,理性看待。我们需要考虑因果关系和因果顺序。没有理由“极端”吗?我认为,汉族虚无主义的民族潜意识和历史价值观,尤其是文史、教育、影视等领域的民族政策不正统、不正确,民族关系日益矛盾,是造成“极端”少数人的意见和想法。. 即使我们不同意这种观点,是不是因为人太极端了,才会讨厌东西,不喜欢东西?我认为,对于一个有责任心的人来说,一味的抱怨和逃避并不是正确的态度,尝试纠正或规避“极端”更为合适。

此外,在汉服的服饰/服饰方面,由于其深厚的民族性和长期的年代感,即使是专业的研究人员也对汉服有一定的陌生感。对礼仪、举止和穿着者言行的各种要求,比旗袍、COS服装行业严格得多。常有人争辩说,“过分”的要求往往会让一些刚接触汉服的新人无法理解,甚至泄气。,敬而远之。其实,高要求也不是坏事。我想,如果我们有充分的自信,我们就不应该害怕。一方面,我们要虚心学习正确的知识和观念,另一方面,要勇敢地“与错误观点作斗争”,在辩论中寻求真理。坏事。然而汉服文化介绍,有许多不关心传统文化、不关心民族精神、不关心社会、不关心国家的纯粹玩家和小心脏,不习惯别人关心家国大事。与民族意识分不开的汉服复兴,暂时遭到了他们的抵制。不奇怪。

更健康的民族意识会让汉服的复兴越来越多。更容易被接受和认可。

那么,“只想通过汉服的宣传推广达到‘让汉人有衣服穿’的目的”也是片面的,不符合事实。

更何况还有很多人还在坚持研究和宣传中国民族思想。西山秦旷[5]等早期复兴实践者不断强调中国复兴服装先行,从服装开始,到博源,什么样的复兴?远的?至少包括民族意识的觉醒(一方面是认识到汉文化是中华文化的主要内容和精神内核,不再单方面赞美少数民族文化;民族情怀);包括真正实现民族和谐融合,真诚团结友爱,而不是充满怨言的虚伪民族团结;包括恢复中国人应有的文明和思想气质,鼓励人们更好地实现个人成长;包括激发学者培养齐志平的思想抱负,鼓励人们承担更多更好的家庭和社会责任,比如现在举办更多的成人仪式,这就是目的;包括珍惜历史人物的贡献和贡献,珍惜同胞的劳动成果,充分实现个人之间(人与人之间)的尊重、尊重和友谊汉服文化介绍,摒弃轻易否认和嘲笑他人劳动的习惯[6]。 ..等等。有衣服穿是实现这些目标的前提和重要内容,但不是唯一的要求。

于是,笔者认为,驳斥汉服的“淘汰论”和汉服的“封建逆流论”,“无益”,也是错误的。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