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选 > 正文

成都姑娘'/>

关注巫山村就好了。 6月9日,端午节到了。早上8点多,成都南郊公园迎来了一群身着汉服的年轻人。宽袖飘飘,盛装如风,拜龙,吟诗,游园,载歌载舞,引来不少市民驻足观看。

10多年来,“汉服热”不断升温,四川的汉服文化遗产乃至汉服制作业一直走在全国前列。说起汉服在中国10多年的复兴和发展,就不得不提到成都金塘姑娘吕小薇。

穿汉服上班“疯子”遭人嘲笑

看到武侯祠里的雕像和我穿的一样汉服文化复兴运动,我有一种身份感。

作为成都市传统文化保护协会汉文化研究专业委员会执行主席,卢晓伟与汉服的缘分可以追溯到2004年。

“2004年中秋节,我还在电视台工作,看到一条新闻,说成都人民公园有人穿着古装参加拜月活动。” “然后我在网上订购了我的第一套汉服,并给自己起了一个比较古老的名字——陆竹儿。

“我穿汉服上班,领导问你是不是神经病。过节穿汉服上街,经常被人看。”那个时候,陆小薇遇到了许多惊讶的目光。 “很多人认为,我穿着古装剧里的‘服装’跑到街上去了。”

这其实是当时汉服爱好者的共同经历。不过,陆小薇在日常生活中始终坚持尽量穿汉服。 “我第一次穿汉服去了武侯祠,看到那些雕像都像我一样,都是手领的服装,所以我有一种身份感和归属感。”

创业,弃铁饭碗,开成都第一家汉服店

汉服不仅仅是一件衣服,更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传统文化的精神延续。

6月8日上午,记者在演播室见到了吕小伟。她身穿深红色的宋玉子和水红色的裙子,长发扎成辫子,系着浅色丝带。这是她的日常穿着。人与衣的气质相得益彰,温婉端庄。

“汉服不仅仅是一件衣服,更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传统文化的精神延续。” 2005年,在汉服旅行时,不满只是偶尔的。吕小伟顶住家人和朋友的困惑,从电视台辞职。工作的“铁饭碗”。 2006年,当成都首家汉服店在成都文殊院开业时,卢小伟正式踏上了自己选择的“汉服复兴”之路。

2006年,在没有产业基础的时候,陆小伟的每一部汉服都经历了风风雨雨才问世。没有面料,没有制造商,没有设计师,没有规划师……对于汉服来说,经过数百年的消亡,一切都必须从头开始。花光了所有积蓄后,陆小薇开始向亲戚朋友借钱养家。 2006年到2009年,她前后投入了10万元,但依然在挣扎。

发展全国汉服门店10年翻番

汉服断经慢慢重新接通,汉服生产的传承也开始延续。

汉服制作工艺复杂,周期长。从设计款式、图案配色、图案制作到剪裁和图案修改,如果做得好,制作一件衣服需要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一开始,这一切都需要陆小薇自己来做。有时为了设计织物图案,她需要研究各种出土器皿上的大量图案,同时查阅历史记载,从颜色到图案汉服文化复兴运动,追根溯源。

由于成本高,汉服产销利润微薄,市场规模有限。据不完全统计,2006年,全国汉服商人不超过30家。 2009年以来,情况有所好转。随着全国汉服活动的兴起,越来越受到政府和媒体的关注,汉服的存在感也越来越强。一些地方政府也正视汉服的存在和影响,与汉服协会合作组织活动。

“年初,我刚聘请了一位新的规划师和制版师。”推开设计室的门,人形衣架上挂着传统中式印花布、白大褂样板和准备修改的样板。衣着……对于吕小薇来说,他一个人的时间终于过去了。 “汉服复兴”已走过十年。多亏了许多“吕小伟”的努力,汉服断了的经脉才慢慢重新接通,汉服的制作传承也开始继续。据不完全统计,十年后,目前全国约有3000家汉服商人。成都作为龙头城市,目前拥有30多家汉服店。

|幕后制作|

20出头的样板设计师:因为热爱汉服而换工作

20出头的田紫妍和曲娇,2015年底去工作室做样品师。之前,一个是江苏一家服装厂的女工,另一个是销售员在一家服装店。

“我们最喜欢的模特是‘耀华’。”曲娇把布剪得整整齐齐,高兴地说:“完全是我们两个人亲手做的,前后历时两个多月。”设计完成。过程很艰辛,但当汉服成品出来时,所有的努力都得到了满足。 “它制作完成并挂在架子上。我很兴奋,很有成就感。”

30尔力策划师:8年行业再出发

“汉服和我之前做的其他衣服不一样,有很多不同。” 30多岁的吴雪华从商8年,原在广州一家外贸服装公司负责服装设计。在此之前,她从未接触过汉服,她做的时装主要以贴合人体的舒适简约时尚为主。 “我觉得有些地方可以在不影响外观的情况下进行修改,但陆小薇会坚持不改变。”

不能改变的原因是“保持传统”。在陆小薇看来,汉服有克制身体的作用。 “汉服不仅是为了好看,更要传达礼节和行为的概念。这体现了汉服与时尚的不同美。

汉服的形态和规矩也在慢慢改变吴雪华现有的思维模式。她渐渐明白了它的内涵,“汉服有汉服的门道,也有汉服的特点。”

57岁的裁缝:与中国传统技艺的重逢

57岁的向仲海13岁开始做学徒,44年做裁缝。 “1952年以后,穿传统服装的人越来越少,衣服也越来越不精致。”

8日下午,向仲海戴着眼镜,捏着粉色裙子,在缝纫机上操作。在制作汉服的过程中,向中海找回了原本的感觉。制作一件样衣需要80个工时,远远超过制作普通流水线服装的时间。

44年工作经验带来的娴熟技艺,让他手下的针线对称,走线缓慢而小心。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