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选 > 正文

人们不再怀疑汉服是否足以吸引眼球,但噱头造不出沉淀。

自2003年“汉服运动”以来,汉服同仁已经经历了12年的诟病。直到今天,他们仍然保持着这种热情。传统节日,她们身着“大袖右襟长袍”,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出现在媒体上。

但时间在他们身上留下的痕迹并不明显。除了华丽的外表,更值得探索服装符号背后的深意。

吸引眼球

单扇仪式、肥沃如厕仪式、合家欢、理发……一系列传统礼仪,换来的是浓浓的仪式感和许多好奇的目光。

一对红男绿女,在六位身着淡绿色对襟短裙的伴娘的带领下,缓缓的走进了众人的视线。新娘用绣有万象花的挂毯扇面遮脸,身着红色大褂(唐代男式婚纱)靠在新郎身旁,显得娇小害羞。烛台、宫灯、衣服……对于参加婚宴的宾客来说,眼前的物件与外界格格不入,却因为相配的对比而引人注目。

“一世相好,相守一人老,解之结中国汉服文化,守情,承此诺,守一生,为王,不怕岁月流逝,让青春逝去,牵手,君白头。”在主持人略显晦涩的祝福中,夫妻俩进行了扇礼、肥水礼、通老合喜(读金,古代婚姻中用作酒器的一种勺子)、谢瑛等一系列传统礼仪打结头发。

新颖、抢眼、迷人,这是对这场古老的中式婚礼最好的诠释。

董娜是这场婚礼的女主角。她终于完成了期待已久的唐汉联姻。自从2007年专注汉服以来,举办一场汉式婚礼的想法逐渐烙印在她的心里。这一天,她终于如愿以偿。因为经常看《礼仪笔记》的书,她对这种流程早就熟悉了,而且流程她亲自打理,过几天就准备好一切,不用绕圈子。

参加这样的婚礼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董娜和丈夫分享同一种牲畜的肉,喝一杯的时候,心里想着,从今天起,她要和眼前的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在同一张餐桌上吃饭。来宾们在各种社交软件上刷屏,点赞:“很棒的中式婚礼”和“漂亮”...

吸引眼球。仪式给来宾带来了强烈的仪​​式感。所有参加的人都被吸引了。他们“肆无忌惮”地盯着新娘。 “在仪式上,我抬头一看,发现台上围了很多人。”董娜直接感受到了客人们强烈的好奇心。

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目光,穿着与众不同的衣服出现在人群中,难免会引人注意。这也决定了跟汉服有关的事情,总会引起很多话题。例如,在需要穿着白色连衣裙出席的活动中,董娜的白色汉服衬衫吸引了大量镜头。比如今年6月,因为一档综艺节目,汉服社又一次被推到了大众视野中。

当时,董娜和其他几位汉服同事应邀参加了“中国梦秀”节目,展示了唐式汉族婚姻的婚礼过程,并介绍了每个环节的起源和典故。节目中,主持人周立波语气尖锐,提出了“有没有人说你像个洗浴中心”、“为什么不让他过去?”等问题。

也许他们经常被问到这样的问题。同事们被周立波的话刺痛了,立即反驳,“不尊重传统文化”。 “周立波骂汉服”的新闻标题立即出现在各个网站上。网上很多网友都在为汉服争论不休。

早些年,互联网是汉服同事的聚集地。他们认识了一个叫“汉王”的网站,并随着互联网的发展逐渐壮大起来。在云南,最早的汉服社团“云南汉服研究会”的负责人也结识了其他同事,走上了“中华复兴,着装为先”的道路。

毅力

李纯坚称,只有在书本和考古遗迹中有记载的才是正统服饰,其他形式都是现代人的想象。

“一个女孩要穿汉服过圣诞节。” QQ群里的一句话引起了大家的反应。 “当代未受过教育的年轻人。”有人回复了。

在汉服典云会的群里,不时回顾汉服运动的历史,回顾时事。从衣着到言行举止中国汉服文化,每个人都在复制自己心中想象的那个时代,批判不顺眼的东西,然后归结为“时代的无知”。

每隔一段时间,人们就会发布各种不合标准的服装。当越来越多怪异的影楼服饰开始出现时,群主“紫沐青秋”并不淡定。看到电视剧《美人计》里的人物穿着“屈原”(汉服的一种形式),他愤愤不平,“什么玩意儿!我骂他有腿的裙子。我骂他们,他们也无动于衷!”

现实中,“子木青秋”的真名是李纯,他是“汉服殿云”社的掌门人。大学时,因擅长长笛、长笛等传统乐器,经常登台表演。有一次,他的同伴给他看了一套名为“汉服”的服装,并告诉他“吹笛子或吹笛子更好看”,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忽然发现,竟然有这么一件和他最喜欢的传统乐器相配的服装。

“右领宽袖,这是汉族的传统服饰……”

从此,李纯开始了解汉服,并加入了云南第一个汉服社团——“云南汉服研究会”。

刚接触汉服的时候,李纯回到家,坐在电脑前查资料,翻阅古籍。当时,论坛用秦汉时期的官职来衡量论坛成员的活跃度。李纯的军衔是“清师”,是一个很高的级别,只高了两个称号。论坛上,李纯将根据所学知识普及汉服常识和礼乐知识,并发布在俱乐部公众号上。

通过线上联系,2006年12月,俱乐部开展了第一次线下礼仪活动:为黑龙潭烈士献祭。 “当时的形不成气候”,服饰礼节不全,但李纯觉得没必要对汉服的形如此固执。他坚持认为,只有那些被记载在书本和考古遗迹中的才是正统服饰。其他形式是现代人的想象。 “真正的卷袍,一件是马王堆出土的,一件是和辛追夫人一起葬的。不过大家都不愿意穿,因为不好看。”

为了满足自己的认知,李纯干脆自己动手,给自己量身定做衣服,开了一家汉服制作工作室,对喜欢乖巧的同事敞开心扉。材质不追求丝绸和丝绸,大部分都是统一的材质。参考资料有沉从文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大明衣冠》等书籍。虽然没学过时装设计,但是剪裁多了,也变得舒服了。他说这样的衣服已经做了近千件了,当然都是很简单的。

不幸的是,“云南汉服学习小组”因为一个李纯称之为“想法”的东西而分开了。李纯一行人成立了一个新的俱乐部——汉服殿云,人数减少了一半以上。他们制定了新的关联规则,但仍然存在问题。在李纯看来,很多新成员“还没有觉醒”,并没有深入挖掘衣服背后的深意。他的想法是汉服只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表现形式,同袍的使命是“见根”,学习中国传统礼乐文化。

现实

举办具有汉服元素的商业活动,不仅是扩大汉服影响力的一种方式,也是吸引顾客的好方法。

在喧闹的大型商场里,近20平米的舞台被各种商品和人群围得水泄不通。一身纯绿色的长袍紧身披在李纯身上,在舞台中央努力与观众互动。端午节期间,李先生受邀在汉服玩“捉五毒”、“狗雄黄”等小游戏,与顾客互动。这是他最难忘的商业演出。 “很多年轻人看向舞台,向舞台中央移动。”

本次活动似乎取得了双赢的结果。在李纯看来,这是扩大汉服影响的一种方式;在商家眼中,这是吸引顾客的好方法。

除了商业活动,同事们还会举办民俗体验活动、雅俗聚会,平时自发组织成人礼、祭祀等仪式活动。活动期间,将严格遵守祖先的着装和礼仪程序。不过,李纯也妥协了。一般祭祀需要烧告示,但由于存在安全隐患,主办方通常禁止点燃明火,李纯只好作罢。

在灰色GAP运动衫中,白色衬衫(汉服衬衫)的领口是暴露的。这是李纯的日常装束。汉服是他衣橱里的一件普通衣服,每一件衣服都是他为自己的利益而努力奋斗的见证。出去教书的时候,肯定会换上宣传服或者道袍,显得正式一些。

李纯实际上是一名在职英语老师,他同时为孩子们教授经典书籍和传统礼仪,既是为了他的使命,也是为了谋生。越来越多的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接受中国传统礼仪教育,教育机构经常为学生举办“书写礼”、“成人礼”等仪式。李纯经常处理这些场合。就这样,汉服群体的影响力不断扩大。

不过,与市面上其他类型的培训机构相比,李春的受众要少得多。他主要为孩子们​​举办礼仪培训班,“教一些生活规则,如何穿衣吃饭,规范言行”。或者带领孩子阅读古代文学经典,试图用先人的思想和智慧,潜移默化地影响孩子的性格。

活动有时是非营利的。李纯每个月都会花两个下午的时间在一所小学教授礼乐文化。天气好的时候100多名学生在操场上教学,天气不好的时候挤在一个大教室里。但无论身在何处,李纯说话的语气都是认真而倔强,但他心里也清楚,“人多,效果不会好,学生的接受度也不高。”出于老师的责任感,李纯每次讲完后都会按照程序再次练习。但当时台下有些孩子坐不住了,他很无奈。

成人礼仪课的效果稍好一些。讲座内容涉及婚姻和祭祀,范围可能更广。李纯教过3门课,但学生人数从20多个减少到个位数。 “很多成年人都是自学的,很少有人能花时间学习礼仪。”

高校学生社团是汉服同事的主要群体。云南师范大学汉服丽月文化俱乐部会长赵宇表示,很多人对汉服感兴趣,但大多是“秀衣派对”——他们的目标是穿衣拍照。有人还在俱乐部

QQ群布告栏上传永久文件《全国汉服招商名录、新人购买指南》。

为了将成员们的注意力转移到礼仪文化上,赵宇想出了对策。她经常组织参与性和趣味性的集体活动,比如制作配饰发夹,效果很好。 “但仅限于此,与文化复兴无关。”

商机

从拍照、卖衣服到庆典庆典,围绕汉服设计的业务范围越来越广。汉服朴素的理想也渐渐绽放出金光。

汉服引领的文化潮流方兴未艾。阅读文学经典的群体和个体汉服工作室层出不穷,当然也各有千秋。

难得的休息日,陆仲钦还在忙着制作定制的汉服。完成服装设计学业后,陆仲钦开设了自己的汉服工作室。不久前,她刚刚剪完婚纱。这是一款由黑色和红色真丝面料制成的每周连衣裙。现在,她要忙着准备下一件衣服了。

工作之余,陆中钦经常与淘宝客服交流传统手工艺。接触客户后,她的体会是:服装既要有传统汉服的风格,又要符合现代审美。运用现代立体剪裁手法,使服装更贴合体型,销售业绩会更好。

一个500平米的室内工作室,被长廊、瓷砖、梨树等古色古香的景色隔开。几位电视主持人在专业化妆师和摄影师的配合下,正在化妆和拍摄。照片中,女人苗条,男人温文尔雅。作为年终活动的宣传照,这个效果绝对不错。

按照市场价格,一套专辑的拍摄成本根据装束从899元到8999元不等。汉服粉丝不再是这个项目的唯一受众。除了想亲自纪念的人外,经常有新婚夫妇从全国各地飞往昆明,找到这家名为“金色映华”的摄影棚为新婚夫妇拍照。为了要求特别的东西。

“金色影业”成立3年。四个喜欢汉服的社区青年发现了汉服的商机。 “市场上很难找到形状正确、外观好看的汉服”。他们使用车库作为第一个工作室。他们从淘宝起家,在汉服创业。房间。在中国电商市场充满机遇和挑战的阶段,“金色英华”成长并建立了自己的服装加工厂。 2015年营业额达到200万元,国内汉服圈以独特的风格越来越出名。

服装设计师张乃丹的办公桌,除了手绘板等设计工具,还有服装参考书、图案等秤,都依赖于这些支撑。前不久,公司洽谈确定了以“凤霄岚山御龙舞”为主题的系列主题服装,以“花千树、凤霄动、一夜鱼龙舞、寻光中的光”。设计的具体风格应该由设计师发挥。张乃丹找到契合主题的图案和风格,并通过自己对主题的理解设计表达方式。这样一套西装的价格在1000元左右。

在一份商业报告中,浙江、北京和深圳是工作室的主要客户来源,学生是主要群体。也有大量留学生群体的采购订单,他们经常在汉服举办集体活动,以求在国外取得某种认证。经营具有中国文化元素的时尚是“金色映华”工作室的下一个目标。

从拍照、卖衣服到庆典庆典,围绕汉服设计的业务范围越来越广。几千年前的先民绝对想不到,穿衣、行礼这样平凡的事情,竟能成为后来者的谋生和追求。汉服朴素的理想也渐渐绽放出金光。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