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选 > 正文

摘要:在书中,杨娜将参与汉服运动的人分为三类:一是“庙”里的人不是照搬古人的服饰礼仪,而是创造汉服21 世纪。标记

4月18日是农历三月初三,是纪念黄帝诞辰的上泗节,也是中国第一个盛装日。

这一天,走在西安的园林中,无论是未央的大明宫,曲江的大唐芙蓉园,还是西安历史博物馆,大大小小的雁塔,都能看到人穿长袍,大袖,处处长袍。飘飘然的人,就像古装剧中人物的复活。

当然,他们也用相机拍照,用手机发声,坐班车,说现代汉语。

 21世纪的汉服:“重生”与“新生”

大明宫外,丹凤门口,负责中国国服日的志愿者,从鞋子到衣服再到头饰,个个打扮得抢眼,还问着同样服装的人:你们是模特吗? ?

所谓模特,是指当晚即将在大明宫紫宸殿走秀的一群人。

铁血网复兴汉服_文化复兴 汉服吧_文化复兴 汉服吧

晚上8点,露天的紫辰厅,走秀舞台被鲜花和竹林分割成不同的区域。灯光交错,映出树下看戏的宾客和身着戏服的年轻演员。女人们列队在屏风后面,到了舞台的尽头,她们回首微笑,甩动长袖,翩翩起舞。

 21世纪的汉服:“重生”与“新生”

(注:中国国服日后台拍摄:于宇)

本次由共青团中央、B站、主持人共同推动的“中国华人服务日”活动,终于在多个平台进行了直播。观众超过百万。花盆。”

 21世纪的汉服:“重生”与“新生”

没关注过汉服的人可能会认为这是一场纯正的舞台表演,穿着奇装异服,但实际上,这是一场发源于15年前民间的自下而上的传统文化复兴运动。 .

开始:加入“通跑”组织

文化复兴 汉服吧_铁血网复兴汉服_文化复兴 汉服吧

西安市未央区大明宫紫宸殿“中华中华服务日”如期举行。

会场上,汉服运动员孙毅唱道:“愿重回汉唐,谱写兴旺篇章。不畏坎坷,不畏漫漫,看我华夏二郎》,无数人点亮了手机手电筒,一边挥手一边合唱。

Bobo 是欢呼声中的一员。他来自2017年成立的汉服俱乐部上海汉服,是俱乐部的负责人。

2006 年,时年 25 岁的波波在一家国企工作。他因为一个电视节目,注意到了母校“韩未央”俱乐部组织的一次汉服活动。出于对母校的怀念,他去了。

“其实当时的汉服更多是源于和服和韩服的设计,装扮成图腾,不像现在,汉服的制作有很多研究证据。”

和大多数刚接触汉服的人一样,服饰之美直接让他震惊。

活动结束的那天晚上,波波没有睡着,第二天就开始学习汉服。 “这是什么东西,它的理论是什么?”

铁血网复兴汉服_文化复兴 汉服吧_文化复兴 汉服吧

关于2006年,网上关于汉服的讨论主要集中在汉王、天汉网和百度汉服贴吧。随着门户网站和贴吧的衰落,它逐渐转向微博等自媒体平台,以及主机。这是一个垂直于传统文化生活的平台。

 21世纪的汉服:“重生”与“新生”

从汉服理论文章开始,再到经世子集,博博的关注点也从汉服转移到了服装的背面。

2017年,波波辞去工作,成立“汉服上海”俱乐部,开始全职参加汉服运动。

如果把穿汉服的人分成几个层次,一类是纯粹的汉服爱好者,一类是用汉服踏入传统文化的复兴和礼乐复兴。运动中的人文化复兴 汉服吧,这种人叫做汉服复兴派,自称“同志”。出自“齐曰无衣,与子同袍”。在《诗经·秦风》中。

近年来,高校汉服协会发展迅速,但最早的汉服协会基本都是社会性协会。汉服俱乐部不同于普通的业余爱好俱乐部,对外宣传传统文化的意愿很强,经常会参加政府组织的一系列传统文化宣传活动。

俱乐部活动通常分为三种类型。一是与传统节日相关的活动,旨在还原中国自己的节日文化:如花朝节、上司、七夕、清明、中秋、重阳、元宵节等;另一种是所谓的“聚雅”活动,通常在室内进行,以烧香、弹琴、读古书等活动为主,其他活动都是传统的传统文化活动。

文化复兴 汉服吧_文化复兴 汉服吧_铁血网复兴汉服

 21世纪的汉服:“重生”与“新生”

(注:汉服上海俱乐部活动)

“不是所有穿汉服的人都是一样的长袍。”在波波看来,一个穿汉服的人如果不能理解衣服背后的深意文化复兴 汉服吧,没有使命感,那他就不能称为“同志”。

所谓使命感,其中之一就是让大众认识到汉服不是时尚,也不是古装,而是一种国服。

此外,还包括:汉服的复兴,让汉服成为日常服饰;以汉服为先导,促进传统文化全面复兴等。

回顾当代汉服运动,2001年上海APEC会议是一个节点。当时,各国领导人身着唐装合影留念。正是这一事件,让民族服饰的话题进入了大众视野。

在那之后,有人开始思考汉族的传统民族服饰。唐装被抛弃,“汉服”一词逐渐诞生。

铁血网复兴汉服_文化复兴 汉服吧_文化复兴 汉服吧

然而,汉服运动员并不是简单地还原一套“衣服”。他们要找的不是复古,而是复兴。

“中国传统文化中有很多美好的东西,但我们都过时了。服饰只是其中之一,很多人仍然无法领会汉服的美。”

什么是传统文化?

“简而言之,就是仁、义、礼、智、信。”波波解释。

传承:年轻的力量

大约从2003年开始,经过十多年“穿”汉服的实践,一二线城市看到穿汉服的人不会有多少惊讶。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