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选 > 正文

长见识了,在汉服这个话题下久久驻足。我看到过一些反汉服人的似是而非的言论,但他们却赢得了很多赞誉,导致目前对汉服运动的排斥和镇压,成为知乎的政治正确。感觉到这一点,我的心很不平衡。为清污扫谷,我将在当前知乎等论坛上写下反汉服运动普遍存在的误区甚至故意误区。侮辱、歪曲以及大多数同事应该如何回应

反汉服对手攻击同行的常见切入点(从低级到高级):

1.你们汉服党主张恢复汉服,为什么不恢复鞋类?裹足也是汉族的特色

反驳: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如果你不明白这个基本原理,你应该回到初中考虑一下!

2. 汉服穿起来太不方便了,这种东西不适合现代生活

反驳:你认为不方便穿的只是汉服的裙子,只有在特殊场合才穿。古人不常戴。汉服也有家居服(比如短棕)。夏天我每天都穿亚麻布。棕色短款,不仅凉爽舒适,而且易于穿着。

3. 汉服穿起来不舒服,不如现代衣服舒服

反驳:这个问题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首先,练汉服的时间还比较短——汉服刚刚复兴,积累的经验还不够。也有很多以次充好的后续业务,造就了很多看似汉服但从根本上的造型。不能穿的东西,我们汉服的传承已经断了三百多年。要收拾的东西太多了。未来穿汉服的人会越来越多,剪裁也会越来越舒服合身。第二个方面是穿衣习惯。古人所穿的汉服,胸口两侧有扣环。因此,人体在弯腰等动作时的位置比现代服装要高,而大多数现代服饰的重心点都放在肩部和腰部,这让这两种衣服穿起来的感觉完全不同。具体来说,应该放松的部分是拧紧的,应该拧紧的部分是松的。我认为这与古代不同。与保健理论有一定的关系。古人认为腹部不可过度压迫,血液应保持通畅,心口是人体最重要的部位,应以贴身衣物保护。应拧紧的部位松动。我认为这与古代不同。与保健理论有一定的关系。古人认为腹部不可过度压迫,血液应保持通畅,心口是人体最重要的部位,应以贴身衣物保护。应拧紧的部位松动。我认为这与古代不同。与保健理论有一定的关系。古人认为腹部不可过度压迫,血液应保持通畅,心口是人体最重要的部位,应以贴身衣物保护。

4. 汉服是近几年才流行起来的名词,所以汉服是现代人发明的概念

反驳:这个命题比较混乱,逻辑薄弱的人容易上当。其实唐庄这个词的历史并不长。如果你觉得唐装这个词没问题,那汉服应该就没有问题了。什么是唐庄汉服?范畴的名词,都是中国人从历史上的具体服饰中总结出来的名词概念。为了更形象地说明这一点,我举两个例子。古代没有“君主制”的概念,但你不能说古代没有君主制;古代没有“男权社会”这个词,但不能否认古代有男权社会,或者说这样的社会是后世社会学家捏造出来的。在这种情况下,之前有一个具体的事情,但没有合适的概念来限制它。没有某个词和没有某个东西,绝对是两个概念。还有一种情况是名词的形式发生了变化,但本质没有发生变化。古时称“坐轿”为“承御”,现在不称“承御”,而是“坐轿”,但轿本身仍是轿。所指的内容没有变化。无论汉服一词属于上述哪种情况,我们都不能武断地说,如果古代没有这个概念,就一定没有这个东西。还有一种情况是名词的形式发生了变化,但本质没有发生变化。古时称“坐轿”为“承御”,现在不称“承御”,而是“坐轿”,但轿本身仍是轿。所指的内容没有变化。无论汉服一词属于上述哪种情况,我们都不能武断地说,如果古代没有这个概念,就一定没有这个东西。还有一种情况是名词的形式发生了变化,但本质没有发生变化。古时称“坐轿”为“承御”,现在不称“承御”,而是“坐轿”,但轿本身仍是轿。所指的内容没有变化。无论汉服一词属于上述哪种情况,我们都不能武断地说,如果古代没有这个概念,就一定没有这个东西。所指的内容没有变化。无论汉服一词属于上述哪种情况,我们都不能武断地说,如果古代没有这个概念,就一定没有这个东西。所指的内容没有变化。无论汉服一词属于上述哪种情况,我们都不能武断地说,如果古代没有这个概念,就一定没有这个东西。

5.你怎么不觉得清朝汉人穿的衣服是汉服

反驳:这个命题也极其混乱,知道很多人都被这毒害了,导致他们天真地认为汉服同事提倡汉服只是因为他们讨厌清朝,但如果诡辩不是骗人的,那就不会被称为诡辩,这是一个典型的秘密交换概念。并不是说汉人穿什么衣服都可以叫汉服。清朝汉族人穿着满族统治者强迫他们穿的衣服。这个原理和猪尾巴一样。你生来汉族就感激大庆大德心甘情愿留猪尾?这旗袍,这披风,这辫子,都是大屠杀留下的东西。大家可以看出明朝的服饰和清朝的服饰在基本款式上有多大的区别,但是也有一些汉人。虚无主义者想要彻底抹杀汉服的存在。老实说,我很惊讶为什么我们都讨厌清朝的辫子,但我们对另一种赤裸裸的民族压迫却出奇的冷静。别忘了,我们和辫子在一起。同样遭到抵制的还有满族服饰制度。汉服不是汉人穿的服装,而是汉人创造的服装。体现了汉族人的价值观和审美。满族强加于汉人的服饰制度,不配称为汉服。老实说,我很惊讶为什么我们都讨厌清朝的辫子,但我们对另一种赤裸裸的民族压迫却出奇的冷静。别忘了,我们和辫子在一起。同样遭到抵制的还有满族服饰制度。汉服不是汉人穿的服装,而是汉人创造的服装。体现了汉族人的价值观和审美。满族强加于汉人的服饰制度,不配称为汉服。老实说,我很惊讶为什么我们都讨厌清朝的辫子,但我们对另一种赤裸裸的民族压迫却出奇的冷静。别忘了,我们和辫子在一起。同样遭到抵制的还有满族服饰制度。汉服不是汉人穿的服装,而是汉人创造的服装。体现了汉族人的价值观和审美。满族强加于汉人的服饰制度,不配称为汉服。体现了汉族人的价值观和审美。满族强加于汉人的服饰制度,不配称为汉服。体现了汉族人的价值观和审美。满族强加于汉人的服饰制度,不配称为汉服。

6.汉族主义不利于祖国统一,破坏民族民族政策

反驳:不得不说,这顶帽子好大,好大!但实际上,我们汉服的复兴,只是我们自己想恢复自己的记忆,拾起自己固有的文化。根本不代表全国人民和各少数民族兄弟的思想。我们怎样才能复兴我们自己破坏民族团结的文化?我们穿着自己的传统服装,我们怎么能破坏民族政策?满族的旗袍、披风、改良的唐装等服饰一度成为民族服饰,我们没有被扣为“破坏民族团结的帽子”。我们只是我们自己的人。穿自己的衣服会“破坏民族团结”。56个少数民族有权穿着自己的民族服装,但是我们汉族人只能穿改良版的全套衣服。这是非常不公平的。

7.汉服运动与女性有什么关系?所有的男人都在为某种男性象征而战

反驳:我真的很想在知乎上看到这种观点很久了,但最近各大论坛和知乎上也出现了类似的观点。首先,我认为少数女权主义者有将民族主义虚化的倾向。对于这种人,我无话可说。我认为汉族的文化(包括礼仪、冠衣、饮食、哲学、艺术美学)正处于关键时刻。这个时候,鼓吹所谓的世界主义,无非是加速自己对西方强文化的同化,加速自己的灭亡。我这样说是因为任何鼓吹世界主义(普遍主义)的人都必须以削弱或消灭民族主义为代价来“改善”它。其次,不要以为女性与剪发和穿衣无关。清代的理发令虽然不是针对女性的,但轻松的着装令实际上影响了汉族妇女服饰的千年传统。可见,晚明的妇女服饰与满清入关后强迫广大汉族妇女穿的旗袍有着本质的区别。这是企图将汉服虚化的一群人所不能否认的。当然,如果你坚持说你不在乎你穿什么,一切都是关于尺子的,那么我认为没有任何交流的必要。对话没有共同的基础,基本的世界观也不同。不同的方式是不一样的。阴谋。简单的着装顺序实际上影响了汉族妇女服饰的千年传统。可见,晚明的妇女服饰与满清入关后强迫广大汉族妇女穿的旗袍有着本质的区别。这是企图将汉服虚化的一群人所不能否认的。当然,如果你坚持说你不在乎你穿什么,一切都是关于尺子的,那么我认为没有任何交流的必要。对话没有共同的基础,基本的世界观也不同。不同的方式是不一样的。阴谋。简单的着装顺序实际上影响了汉族妇女服饰的千年传统。可见,晚明的妇女服饰与满清入关后强迫广大汉族妇女穿的旗袍有着本质的区别。这是企图将汉服虚化的一群人所不能否认的。当然,如果你坚持说你不在乎你穿什么,一切都是关于尺子的,那么我认为没有任何交流的必要。对话没有共同的基础,基本的世界观也不同。不同的方式是不一样的。阴谋。明末的服饰和满族入关后强迫大多数汉族妇女穿的旗袍。这是企图将汉服虚化的一群人所不能否认的。当然,如果你坚持说你不在乎你穿什么,一切都是关于尺子的,那么我认为没有任何交流的必要。对话没有共同的基础,基本的世界观也不同。不同的方式是不一样的。阴谋。明末的服饰和满族入关后强迫大多数汉族妇女穿的旗袍。这是企图将汉服虚化的一群人所不能否认的。当然,如果你坚持说你不在乎你穿什么,一切都是关于尺子的,那么我认为没有任何交流的必要。对话没有共同的基础,基本的世界观也不同。不同的方式是不一样的。阴谋。对话没有共同的基础,基本的世界观也不同。不同的方式是不一样的。阴谋。对话没有共同的基础,基本的世界观也不同。不同的方式是不一样的。阴谋。

8.汉族既然被满族统治,就应该接受满族的服饰图案。谁让你不坚强?

反驳:我也懒得反驳了,正经的强盗逻辑,这次我不需要诡辩,直接跟你玩流氓。有的人跪了太久,我清帝的恩赐威武!

9.为什么一定要恢复汉服,推动汉服运动?难道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出汉族卑微的存在吗?

反驳:确实是一种非常巧妙奇特的攻击策略,类似于最近流行的“搬砖体”,可惜我们提倡汉服的恢复和汉服的复兴(还有礼节的复兴)。艺术)。只是为了拾起我们已经失去的优秀文化,与存在感无关,我们也不是卑微的存在。我们一直是中国的主要民族汉服文化复兴运动,我们一直在用我们创造的文化为这个国家做贡献。放眼世界,以色列人一千年失去了希伯来语,国家复辟后又复兴了希伯来语。据说犹太人的存在一直很受欢迎。弗洛伊德、马克思等思想界的领袖都是犹太人。他可以' 不会说希伯来语,这不会影响犹太人在世界上的形象。你能说他们复兴他们的语言是为了提升他们的国家影响力的集体努力吗?我们汉服运动也是一样。我们的同胞包括年轻人,年轻人,成年人和老年人。不能说下半场都刷满了?

综上所述汉服文化复兴运动,汉服运动的反对者看似有理有据,实则是诡辩、驳斥、刻意中伤挖苦。我认为这种现象并不奇怪。谬论多半是我们汉族同胞,可见我们汉族复兴之路任重而道远。

沉诗文2017.7.18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