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发型 > 正文

《红楼梦》被列为中国四大名著之首。读过《红楼梦》的人都知道,《红楼梦》不仅是一部描写人物、诗歌、服饰、建筑、饮食甚至医药等方面成就卓著的文学巨著,更是一部百科全书式的史诗。

一般认为,《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对人物容貌和衣着的描写可以说是一个重要的笔触。当几乎重要的人物出现在舞台上时,曹公都会对他们进行详细的描述。毕竟,在古代封建社会古代丫鬟发型描写,男女都是很讲究衣着的。但是,如果你仔细阅读《红楼梦》,你会发现,在人物外貌、衣着服饰的描写中,女人不写脚,男人不写头。这显然不是巧合,而应该是作者故意为之。

《红楼梦》中对主人公的第一次详细描写,是王熙凤上台的时候。

“彩绣绚丽,如妃子仙子。头戴金线八宝髻,朝阳五凤五凤珠簪,颈戴红金。双横黑木玫瑰吊坠,身穿金色蝴蝶与花朵的金缎窄袄,多色丝雕蓝铜银鼠衣,一双红色又是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垂眉,修长,身姿妖娆。粉嫩的脸庞充满春气,红唇在笑前闻着。

可见曹公在描绘凤姐的时候,可以很仔细地描绘头部,甚至详细解释了他戴的是什么发钗,但在描绘下半身的时候,一说到绉纱裙,他就戛然而止。 . 他不再继续写脚,而是停止写衣服,转而关注详细的面部特征。

写林黛玉的长相时,“两条弯眉似蹙而不似烟笼,一双眼睛似喜非喜。有两悲,有病。泪是一点点,气息微弱。花照水,她的动作像一棵弱柳扶风。她的心比她还要干,她的病就像西子得了三分。” 她没有详细描述自己的衣着,而是着重描述了她美丽而柔弱的容貌和神态。

但在后来的一篇文章中,宝玉去见黛玉时,却描绘了她的服饰,“但我看到黛玉穿着一件月白刺绣的小皮袄,外加一件貂皮马甲,头上扎着一个发髻,云和发簪。顶上是一块没有花的红金匾,腰间系着一条绣有杨飞色的棉裙,真像:纤细的树迎风而立,芬芳的荷花带开了。”

形容薛宝钗时,“头上一身乌黑亮丽的珠儿,身着蜜色棉袄,身着玫紫金银两色鼠袄,身着浅黄色丝绒棉裙,皆是半新不旧,看起来也不豪华很少,人们称他为隐藏的傻瓜;简单而不奢华,而且从上到下,只到裙子。

还有对西人的描述,“身材修长,长脸,身穿银红色外套,绿色缎背心,白色丝绸薄折裙,不是别人,而是西人。” 这样一来,作者就善于用心刻画人物的外貌,不会遗漏任何东西。可以断定,这样写不是偶然的,一定是有原因的。

不过,贾宝玉上台时,曹公不仅没有避开他的脚,还详细描述了两遍,“外罩为上光饰,八组日式锻造流苏,蓝缎底小。 " “下半身,露松花内衣裤腿,锦边弹力墨袜,厚底红鞋,越看越像粉,嘴巴一抹,语言常笑。天生的风骚,尽在眉梢,人生中的各种情绪,我都知道他的眼角。长相最优秀,但细节却很难知道。”

但在描述贾宝玉的头颅时,作者写道:“他头戴紫金镶宝冠,额头有两条夺珠金龙。” “头上的短发都是编一个小辫子,末端用红丝,把头发往上和中间堆积,编成一个大辫子,乌黑亮亮如漆,从头到尾,一根绳子四颗大珠子,四角挂金八宝。如抹粉、涂唇、满怀希望、深情,经常用语言笑。自然的风骚,尽在眉间,一生所有的情感,所有的眼角。它的外观是最优秀的,但很难知道细节。

不过,这种辫子并不是清朝成年男子应该保留的发型。

满清时期,成年男子特定发型的前半部分被剃光,只在后脑勺留下一块铜币状的头发区域。他们把剩下的头发扎成辫子,空闲时下垂,忙碌时盘起。但宝玉的发型是曹公特意打造的,这在当时的社会是不可能的。

在对灵外二人的描写中,秦钟石写道:“眉清目秀,粉颜红唇,身姿俊秀,举止优雅,胆小害羞,像个女儿,害羞含糊,形容其貌不扬,温文尔雅”,写北京王时,“天生丽质,性情谦和,头戴白簪银翅王帽,头戴五爪坐龙白江崖海水中的蟒袍,系着一条碧玉红腰带,容颜如玉,眼如星辰古代丫鬟发型描写,美不胜收。” 要么直接避免写头,就是写头不是清朝男人该有的发型。

同时,对于女性来说,缠足是汉族女性特有的习俗。满清入关后,清朝官员对缠足总是反应消极,皇帝也下令禁止。

曹雪芹的祖先是汉人,很早就加入了满族旗,隶属于满族正白旗。它既有汉风俗文化的影响,也有满族的旗帜。因此,他的身份存在汉满矛盾,对男头女部的含蓄描绘,是他矛盾心理的表现。这种写法也刻意不区分满汉文化。

《红楼梦》一书与其他封建时期的作品有很大的不同。很少有明显的男尊女卑观念。相反,它呼吁男女平等,并具有尊重女性的进步观点。女人的缠足,看似美丽,实则对女人是一种摧残。曹雪芹没有大力形容,这也是他思想前卫和尊重女性的体现。

“都匀的作者疯了,谁说得上是什么滋味。” 一把苦涩的泪水过后,一本巨大的书诞生在了这个世界上。作为一个作者,曹公心中的矛盾和失落,我们读者是不知道的。

无论是写女人不写脚,写男人不写头,还是表达我们内心的苦恼和矛盾,《红楼梦》中对人物、容貌和衣着的各种描写,甚至人物思想,都值得我们重复。阅读和沉思。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